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12月9日上午10时,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介绍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研究及中央编译局相关工作职能情况,并答记者问。人民网理论频道将本次新闻发布重点内容进行整理归纳,制成策划,以飨网友。
  实录:中央编译局就马克思主义著作翻译和研究等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直播页面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马克思主义著作编译研究事业。早在我们党成立初期,一些进步知识分子和共产党员就积极向中国翻译介绍马克思主义著作。1938年,我们党在延安成立了马列学院,学院下设编译部,专门组织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这是我党较早设立的专门编译、研究马克思主义著作的机构。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党中央就决定并组建成立了中央俄文编译局,大量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1953年,经中央批准,将中央俄文翻译局与中宣部有关部门合并,成立了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开始系统、有计划地翻译马克思主义全部著作。
  近60年来,我局马克思主义著作编译、研究和信息出版等事业有了长足发展,各项业务工作取得丰硕成果。主要有:编译出版了三套全集、两套选集和两套专题文集,这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列宁全集》、《斯大林全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以及《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列宁专题文集》等;多语种对外翻译了《毛泽东选集》、《周恩来选集》、《刘少奇选集》、《朱德选集》和《邓小平文选》、《陈云文选》、《江泽民文选》第1卷等;同时圆满完成了历次党代会,人大、政协“两会”以及其他重要会议文件的翻译任务;围绕马克思主义、世界社会主义和政党政治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等,先后完成中央委托重大课题、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央有关部门委托课题等研究200多项,出版专著、编著、译著400多部,同时发表了大量有较高价值的学术论文等;收藏有关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政党政治、学术理论等文献50余万册(件);主办4本中文哲学社会科学类核心期刊和一家出版社,出版各种图书2384种;拥有英、俄、法、西班牙、日、德等多个翻译语种;同国内外特别是国际上多个学术机构、政党等建立合作关系,开展学术交流、研讨和人员往来等。【详细】

对马克思主义应历史地、全面地看待

    在回答有关对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评价时,衣俊卿说,对马克思主义,我们应该历史地、全面地看待,今天我们不应该去固守某一个具体的论断,而要运用它的基本精神来分析我们时代所面临的问题。比如,当年在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他们的理论的时代,也包括列宁的那个时代,那个时候人类很多不平等现象更多地是以阶级冲突、阶级压迫的形式,非常激烈地展示出来,所以那时候关注的点更多的是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等等,用这种方式来批判这个社会的不平等之处及资本逻辑的压迫。而今天我们是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下,在一个世界体系中,我们同样看到了资本的逻辑所导致的不平等,比如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发达国家在经济、文化方面的一些霸权。今天这些不平等导致的世界上的很多矛盾,同样可以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进行分析。【详细】


 


  在回答有关中央编译局的成立及历史演变的问题时,衣俊卿说,中央设立一个专门的编译局,应该是我们党重视理论建设的一个很重要的举措,也是我们党重视理论的一个很突出的表现。回顾我们党90年的历史,一直在重视用先进的理论来武装和指导我们的事业。在我们党成立初期还非常弱小的时候,就有一批党员和知识分子开始翻译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比如像陈望道先生,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翻译《共产党宣言》;包括郭大力、王亚南,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翻译《资本论》等等。再说一个例子,1938年刚刚结束长征不久,在延安那么艰苦的地方,中央设立了马列学院,马列学院下设两个部门,一个是教学部,一个是编译部。当时编译部组织了一批翻译家来翻译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一些著作。
  还有一点,中共中央编译局的前身叫中央俄文翻译局,它是在1949年上半年成立的。共和国建立前夕,那时候我们国家、我们党面临的问题太多,是百废待兴的时候,这时候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已经开始讨论要建立专门的编译局来翻译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所以能看出我们党对理论的重视。回过头来看编译局,也确实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经典著作的翻译,现在中国应该成了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出版最多的国家。这里特别重要的是,我们这种系统地编译和研究,为我们党的理论创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思想资源、理论基础、源头活水。而且我们是系统的编译,不是只言片语、某一部著作的编译,这种工作可以防止我们功利主义地选取马克思恩格斯的某一种表述,或者教条主义地固守某个结论,能够让我们真正地把握马克思恩格斯的基本立场和观点方法,用它来真正解决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才有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详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工作是长期工作具有延续性

      在谈到马恩列的著作已经非常多,为什么现在还要继续这项工作时,衣俊卿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回答。
  他认为,一方面,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工作本身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从国际范围来看也是这样,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编译一直是在不断延续的一项工作。我们正在做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情况。它依据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正在编撰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进行重新翻译和校订。我们可能比较熟悉的,原来在世界上已有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全集有俄文版、德文版,中文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第1版是依据俄文版翻译的。实际上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非常丰富,当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写作的时候,只有60%是用德文写的,还有30%是直接用英文写的,有5%用法文写的,还有5%是用其他多种文字写的。【详细】


 


  就中国模式的相关问题,衣俊卿谈到,中国的成就不仅对中国的贡献巨大,对人类发展的贡献也同样是巨大的。大家想一想,解决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的生存、发展、复兴的问题,它实际上也解决了世界上一个大的问题。中国的稳定发展对世界的稳定发展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而且从更深层意义上说,中国的成功告诉世界,我们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既要充分利用全球的一些经验,又要找到一条适合本民族、本国家的发展道路,这个贡献的意义更大。而至于这是不是一种中国模式,学界是有争论的。因为出发点不一样,大家对它的理解也不一样。
  中国成功所体现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的综合因素而言,我们在有限的意义上把它称作一种“中国模式”也未尝不可。但是我要说的是,中华民族一直持有很包容、很开放的心态,我们这里所说的“中国模式”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一些政要经常谈到的那种意义上的模式。因为在他们的价值观中,只有西方的发展模式才是人类唯一正确的模式、可能成功的模式。中国的模式不是这个意义上的模式,中国的模式是一种结合中国的国情所形成的有中国特色的道路,是多种模式中的一种。
  中国的成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种发展道路、一种模式,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民族都应该一方面会收获全球化的成果,借鉴世界的文明成果,另一方面,一定要脚踏实地地认清自己的国情,然后在国与国之间进行平等的对话,从而推动一种包容性的发展。这才是人类正确的发展趋势。【详细】

中国的快速发展是和理论创新探索分不开的

    在回答有关民主道路的问题时,衣俊卿说,关于中国的民主道路,回顾一下我们这60多年的历史,特别是改革开放这30多年的历史就可以看到,正是由于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很好地同中国的实际结合起来,我们才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了创新和改革。经过这些年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等各个方面的改革,我们已经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我们也能看到,中国今天的经济实力有如此快速的增长,我们在面临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能很好地应对,而且取得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绝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它实际上是我们的理论创新、我们的改革和我们探索中国发展道路所取得的成绩。【详细】


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特别关注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时间:2010年12月10日12:31    (责任编辑:赵健)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  
1.上海市原副市长顾传训同志逝世
2.【党报早读】张振川任济宁市委书记 孙守刚不再担…
3.广东3名厅级干部将任职中央部委
4.【理论周刊】官场“弱势”群体画像|干部问责扭转…
5.张振川任济宁市委书记 孙守刚不再担任
6.中央任命苗圩同志任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
7.1947胡宗南攻占延安 毛泽东哪里去了?
8.【党政视点】山西人事制度“剧变” 将改变干部群…
9.山西出台选拔干部"6+7"举措 45岁书记市长…
10.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 近年会期一般3天
我要留言  
        到强国社区注册
      留言须知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0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