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的两种集中制是一回事
张慕良
2010年12月22日10:49  来源:中央编译局网站

  列宁的两种集中制,国家的集中制和党的集中制,都是结构形式(组织制度),是同分权型结构形式相对而言的集权型结构形式,它们的核心理念都是部分服从整体,两种集中制是把同一种结构形式应用于两个不同领域的结果。

  一

  列宁所说的国家的集中制,是国家的一种结构形式。国家结构形式基本上是集权型和分权性两种,在近代就是单一制和联邦制。单一制是专业的叫法,在经典作家中,马克思叫中央集权制,恩格斯叫单一制,列宁叫集中制。

  在马列主义经典作家中,马克思最早谈到国家结构形式问题。1848年6月,他在评论法兰克福激进社会民主党和法兰克福左派的纲领时指出:在德国,中央集权制和联邦制的斗争就是近代文明和封建主义的斗争;资本主义的发展会迫使德国采取严格的中央集权制,把联邦制确定为德国的国家结构是不可思议的。[1]马克思在这里把集权型的国家结构形式称为中央集权制,并使用了“国家结构”一词,这是马列主义经典作家第一次使用“国家结构”这个词,只不过1958年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5卷在翻译该词时,没有使用宪法学术语,而把它译成了“国家组织”。

  1891年,恩格斯在评论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的爱尔福特纲领时,结合欧洲几个国家的国情,详尽地论述了这些国家在国家结构两种形式上应有的取向,他把集权型的国家结构形式称为单一制,认为无产阶级原则上应当选择单一制的形式,采取联邦制或者是一种例外,或者是作为向单一制的过渡。[2]

  列宁最早谈到国家结构形式问题,是1903年评论亚美尼亚社会民主党人联合会的纲领的时候,当时他说:“应当从纲领中删去成立联邦制的共和国的要求,只提出成立一般民主共和国的要求。”“只有在个别的特殊情况下,我们才能提出并积极支持建立新的阶级国家或者用比较松散的联邦制的统一代替一个国家政治上的完全统一等等要求。”[3]列宁在这里谈到集权型的国家结构形式时,没有使用专门的术语,而是使用了解释性的说法:“一般民主共和国”、“一个国家政治上的完全统一”。这说明,列宁当时还没有看到马克思、恩格斯的有关论述。1913年10—12月,列宁在《关于民族问题的批评意见》和给邵武勉的信中,再次谈到国家结构形式问题。在第1个文件中,列宁说:“马克思主义者是反对联邦制和分权制的,原因很简单,资本主义为了自身的发展要求有尽可能大尽可能集中的国家。”“马思主义者是决不会主张实行任何联邦制原则,也不会主张实行任何分权制的。中央集权制的大国是从中世纪的分散状态向将来全世界社会主义的统一迈出的巨大的历史性的一步,除了通过这样的国家(同资本主义紧密相联的)外,没有也不可能有别的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然而,决不能忘记,我们维护集中制只是维护民主集中制。”[4]列宁在这里把反对联邦制、维护中央集权制说成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表明他已经看到了马克思的有关论述,知道了马克思在国家结构形式问题上的基本观点。列宁还表示“中央集权制即集中制”,通过这种方式告诉读者,“中央集权制”是马克思的叫法,他自己叫“集中制”,但针对有些人偏见太深,一听见“集中”、“集权”就联想到专横,列宁把他的“集中制”称为“民主(的)集中制”。列宁紧接着就解释说:我们这里人们总是把集中制同专横和官僚主义混为一谈。其实我们主张的集中制是民主的集中制,民主就表现在它不仅不排斥地方自治和区域自治,相反,它必须要求地方自治和区域自治。在第2个文件中,列宁重申了他在第1个文件中的思想。[5] 1917年8、9月间,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书第4章第4节中,详细引证了恩格斯在1891年批判爱尔福特纲领时关于国家结构形式问题所作的论述。列宁在介绍恩格斯的观点时,对集权型的国家结构形式同时使用两种叫法,即“单一制”和“集中制”,表示前者是恩格斯的叫法,后者是他自己的叫法,并说他所说的“集中制”是“民主(的)集中制”。他说:“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从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出发坚持民主集中制,坚持单一而不可分的共和国。”恩格斯虽然承认在英国建立联邦制共和国是“前进一步”,但“他丝毫没有放弃批评联邦制共和国的缺点,丝毫没有放弃为实现单一制的、民主集中制的共和国而最坚决地进行宣传和斗争”。列宁重申了他对“民主”所作的解释,说“民主”是指在集中制度下有广泛的地方自治。他说:在恩格斯看来,集中制丝毫不排斥广泛的地方自治,“真正民主的集中制共和国赋予的自由比联邦制共和国要多。”[6]值得注意的是,列宁在介绍恩格斯的论述时,还使用了“国家结构”一词 [7],其中“结构”一词的俄文原文和《列宁全集》德文版中的德文译文,跟马克思1848年所说的“结构”一词的德文原文和俄文译文是相同的。

  列宁在谈到国家的组织制度时,沿用了马克思的叫法,把它称为“国家结构”。而在谈到集权型的国家结构形式时,他没有使用马克思的叫法“中央集权制”,也没有使用恩格斯的叫法“单一制”,而使用了自己的叫法“集中制”。

  “国家结构形式”已被后世的宪法学家发展成为系统、完整的学说,成为宪法学的一个组成部分。根据我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卷和政治学卷以及《辞海》的解释,“国家结构形式”是指国家整体与其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关系。它的基本形式有集权型和分权性两种,对近代国家来说就是单一制和联邦制。单一制国家是先有整体,后有组成部分,组成部分的权力是整体给的,例如我国是单一制国家,海南设省,重庆设直辖市,它们的权力就是中央政府给的。对单一制国家来说,组成部分和整体之间的关系是部分服从整体,也就是地方服从中央。联邦制国家的情况不同,是先有组成部分,后有整体,联邦成员在结成联邦之前,已经是各自独立的政治实体,只是为了共同御敌或者谋求共同发展,才结成了联邦。因此,联邦中央的权力是联邦成员分给的,联邦成员分出了一部分权力,保留了一部分权力,这些都在联邦宪法中固定下来。例如,在德国这个联邦制国家,教育管理权没有交给中央,中央就不管教育,是各州自己管理教育。对联邦制国家来说,组成部分和整体各自行使属于自己的权力,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地方和中央之间的关系,而是权限不同的中央之间的关系。概括说来,单一制强调集权,联邦制强调分权。单一制只承认一个中央,组成部分和整体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级关系。联邦制承认有多个中央,组成部分和整体之间的关系是各自为政。

  二

  列宁是先探讨党的集中制问题,后探讨国家的集中制问题的。这是因为,无产阶级须要自己的党领导自己去夺取政权,建立自己的国家,先要有党,后才有国家,必须先解决党的集中制问题,后解决国家的集中制问题。

  列宁在谈到党的集中制时,把它称为党的组织形式。

  1899年10月,即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闭会一年半之后,列宁在《我们的当前任务》一文中第一次提出了集中制问题。他在考察了西欧国家社会民主党的组织结构后认为,西欧国家社会民主党结构松散的组织形式不适于用来领导俄国的革命群众工人运动,俄国社会民主党需要的组织形式是集权型的。他说:“社会民主党地方性活动必须完全自由,同时又必须成立统一的因而也是集中制的党”。[8]列宁在这里说,社会民主党的地方组织对地方性事务充分实行自治,但不是各自为政,整个党在组织上是统一的,权力是集中的。这种集权型的组织形式是列宁在党的组织制度上作出的创新。

  由于集中制是在没有先例可资借鉴的情况下打造出来的组织形式,它一问世,就在党内遇到了两种分权型组织形式的挑战。首先出来挑战的是犹太工人组织。犹太工人组织主张用联邦制原则建设党,他们把党看作是不受党的统一领导的各民族组织的联盟。接着出来挑战的是孟什维克。他们反对党的统一领导,否定制定党章的必要性,藐视党的纪律,在组织问题上形成了一套机会主义观点体系,列宁把它称为建党原则上的自治制,并说它是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内机会主义分子所主张的自治制的变种。[9]党内集权型组织形式和分权型组织形式之间的斗争,就同国家的集权型结构形式和分权型结构形式之间的对立一样,反映的都是整体与其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是组成部分和整体各自为政呢,还是组成部分服从整体。犹太工人组织的联邦制把党的整体及其组成部分看作是权限不同的中央,它们各自行使属于自己的权力,组成部分和整体是各自为政。孟什维克的自治制更进一步,他们只承认组成部分的权力,不承认整体的权力。例如,当孟什维克在党的唯一的国外组织“国外同盟”中取得了控制权以后,他们不仅反对党的中央委员会为同盟制定章程,也反对同盟自己制定章程后要由中央委员会批准,认为党的一个组织有权自己给自己立法,自己给自己规定权限,也就是在对党的最高机关的关系上实行自治。按照孟什维克的要求,我们的海南就可以自立为省,重庆就可以自立为直辖市了。列宁引用普列汉诺夫的话说:“如果真是这样<就是说,如果各委员会在建立其组织方面、在制定其章程方面实行自治>,那它们就会在对整体的关系上,对党的关系上实行自治了。这已经不是崩得派的观点,而简直是无政府主义的观点了。”[10]列宁的集中制则要求组成部分服从整体,他认为,为了领导无产阶级去实现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不应当是一个结构松散的党,一个任由自己的组织各自为政的党,而应当是一个统一集中的党,一个部分能够服从整体、下级能够服从上级的党。经过长时间的斗争,党拒绝了联邦制和自治制,接受了集中制

  列宁刚提出集中制的组织形式时,把它概括为“统一集中”,经过同联邦制特别是同自治制的不断斗争,逐渐对党的集中制形成了明确的理念,这就是:“部分服从整体,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其中,“部分服从整体”和“少数服从多数”这两句是理念包括的原理,两句话是说法不同但意思相同,“下级服从上级”这一句则是理念原理的具体化。列宁解释它们之间的关系说:从前,党还不是有组织的整体,而是各自为政的集团的总和,现在,党已经成为一个有组织的整体,成为一个由上下级关系构成的权力结构体系,部分应当服从整体,下级应当服从上级。[11]孟什维克主张自治制,反对集中制,他们迷恋过去的小组活动方式,要党倒退到每个组织各自为政、不承认全党性机关可以管辖自己的时代。

  列宁集中制理念的三句话都要求服从,理念的核心是服从。但党的集中制所要求的服从,还不同于其他集中制例如君主集中制所要求的服从。为君主制服务的集中制所要求的服从是无条件服从,党的集中制所要求的服从是有条件服从,是行动上服从而思想上容许不服从。列宁把党的集中制纪律定义为两句话:“行动一致,讨论和批评自由。”[12]在决定通过之后,少数在行动上同多数保持一致的同时,有权对决定自由地讨论和批评。按照列宁的定义,党的纪律包括两个要素,一个是行动一致,它是党员应尽的义务,另一个是讨论和批评自由,它是党员应享的权利。按照列宁的定义,保障少数应有的权利,是无产阶级政党纪律的题中应有之义。

  三

  列宁把国家的集中制称为结构形式,而把党的集中制称为组织形式,两种集中制叫法不同,实际上是一回事。

  国家结构形式包括三项内容:

  1、名称(国家结构形式);2、它有集权型和分权型两种;3、它指的是整体与其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列宁谈到国家结构形式时讲了前两项内容,没有讲第三项内容。

  党的组织形式包括三项内容:

  1、名称(党的组织形式);2、它有集权型和分权型两种;3、它反映的是整体与其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列宁谈到党的组织形式时讲了三项内容,只不过在讲第一项内容时没有使用“党的结构形式”的叫法,而使用了“党的组织形式”的叫法。

  从列宁谈论国家结构形式和党的组织形式的情况看,他并不认为二者有什么不同,他之所以把一种集中制称为结构形式而把另一种集中制称为组织形式,完全是客观情况使然。这种客观情况就是:列宁在研究国家组织制度问题时有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述可供参考,是马克思把国家的组织制度称为国家结构在前,而列宁沿用了马克思的叫法。但在研究党的组织制度问题时,列宁就没有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述可供参考了,因为政党制度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真正的政党出现的时间很晚,而无产阶级政党的出现又稍晚于资产阶级政党,历史的经验只为马克思恩格斯研究国家组织制度问题提供了充足的材料,还没有为他们研究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制度问题提供充足的材料,后一项研究任务被历史推到了列宁面前,不过不是历史为列宁的研究提供了充足的材料,而是列宁为历史补充了不足的材料。至于列宁在研究党的组织制度问题时把组织制度称作什么,是称作结构形式还是称作组织形式,完全属于偶然。

  正因为列宁把组织形式和结构形式看作一回事,他才把作为结构形式的国家的集中制和作为组织形式的党的集中制视为“至亲”。列宁第一次谈到党的组织形式时就把它称为集中制,那是1899年。列宁第一次谈到国家结构形式问题是在1903年,当时他还没有使用“集中制”这个叫法,而是使用解释性的说法,即“一般的民主共和国”、“一个国家政治上的完全统一”。后来他在酝酿和选择专门的叫法时,没有沿用马克思的叫法“中央集权制”,也没有沿用恩格斯的叫法“单一制”,而沿用了他自己在打造党的组织形式时使用的叫法“集中制”。为什么?认亲!两种集中制是“血脉相通”的“至亲”,它们的“基因”都是“部分服从整体”。而且两种集中制都是民主性的集中制,民主性就表现在:国家的集中制要求实行广泛的地方自治;党的集中制在要求“行动一致”的同时容许“讨论和批评自由”。

  关于党的组织形式的学说和关于国家结构形式的学说属于同一种学说,它们讲的基本问题是相同的,都是“整体与其组成部分的关系”。

  党的集中制是党的集权型组织形式,国家的集中制是国家的集权型结构形式,它们讲的基本原理是相同的,都是“组成部分应当服从整体”。

  组织形式和结构形式是叫法不同意思相同,组织形式就是结构形式。

  党的集中制和国家的集中制实际上是一回事。注释: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1版第5卷第47—48页。

  [2]  同上,第22卷第275—277页。

  [3]《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7卷第89、218页。

  [4] 同上,第24卷第147—148页。

  [5] 同上,第46卷第378—379页。

  [6] 同上,第31卷第68—70页。

  [7] 同上,第31卷第64、65页。

  [8] 同上,第4卷第167页。

  [9] 同上,第8卷第397页。

  [10] 同上,第8卷第365页。

  [11] 同上,第8卷第366—367页。

  [12] 同上,第14卷第121页。

(责任编辑:秦华)
相关专题
· 马克思主义学习网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