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人的思想
黄枬森
2010年12月27日14:31  

  《共产党宣言》里专门谈人的理论的地方不多,大量篇幅是谈社会主义革命的多方面问题。但其中有一小段是专门谈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的状况的,这段话脍炙人口,人们引用得很多。那就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段话中很明显地包含了“以人为本”的思想,应该是毫无疑义的。但是应该怎么具体理解这段话、怎么理解这段话中谈的“人”、怎样认识它在《共产党宣言》中的地位,人们的观点不尽一致。我国多数学者认为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马克思、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创立的标志,我想先谈谈其中关于人的基本观点。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有一段关于人的本质的话,批判费尔巴哈对人的本质的理解。马克思说:“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费尔巴哈没有对这种现实的本质进行批判,因此他不得不:①撇开历史的进程,把宗教感情固定为独立的东西,并假定有一种抽象的——孤立的——人的个体。②因此,本质只能被理解为‘类’,理解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把许多个人自然地联系起来的普遍性。”这段话的意思不外乎就是说,人或人的本质都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对人或人的本质的理解,不是说不能抽象,当然要抽象,但是没有离开具体性的单纯抽象的人或人的本质。抽象性和具体性、一般性和个别性,都是结合在一起的。而费尔巴哈所讲的人或人的本质,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单纯、抽象的东西。

  《德意志意识形态》与《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关于人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多次谈到,现实的人、具体的人的概念。马克思和恩格斯承认人是前提,“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他们认为,考察人类社会当然要从人出发,但是这个人不是抽象的人,而是具体的人、现实的人。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因而,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他们一再强调,我们所理解的个人是“以一定的方式进行生产活动的一定的个人,发生一定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他们谈到两种考察人的方法,一种考察方法是从抽象的人出发,但是他们主张后一种考察方法。“后一种符合现实生活的考察方法则从现实的、有生命的个人本身出发,把意识仅仅看作是他们的意识”,等等。总之,他们不是不讲人,但不是从抽象的人出发,而是从现实的人出发,从具体的不是纯粹抽象的人出发。

  那么《共产党宣言》怎么样呢?《共产党宣言》表面上没有专门谈人的问题,实际上很多地方都谈了“人”。《共产党宣言》中对人的理解,其思想同《提纲》和《形态》中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共产党宣言》中也反对把人理解为抽象的人,主张人总是具体的人。就资本主义社会来讲,人分为工人与资本家,还有小私有者。封建社会有庄园主与农奴、地主与农民,行东与帮工,等等。总而言之,在阶级社会中的人就是阶级的人。在《共产党宣言》中也一直反对抽象地谈人,谈一般的人。他们批判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这个流派高举人道主义旗帜,大谈抽象的人。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各种不科学的社会主义流派的时候,批判了德国真正的社会主义。在谈到他们的文献时,指出“既然这种文献在德国人手里已不再表现一个阶级反对另一个阶级的斗争,于是德国人就认为:他们克服了‘法国人的片面性’,他们不代表真实的要求,而代表真理的要求,不代表无产者的利益,而代表人的本质的利益,即一般人的利益,这种人不属于任何阶级,根本不存在于现实界,而只存在于云雾弥漫的哲学幻想的太空。”这个人就是他们所批判的费尔巴哈的人,也就是17、18世纪西方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所讲的人。人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是不是就变成一般的人呢?自由发展的人是不是就是一般的人?我理解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人是自由发展的人,也不是抽象的人、一般的人,而是具体的人、现实的人。自由发展的人就是在现实条件下发展的人。对《共产党宣言》中这一段话究竟如何理解为好,我认为以下几个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思考。

  1.应如何理解自由发展,值得推敲。我认为,所谓自由发展的人,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整个思路来看,就是不受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人,总之就是他们的发展不受阶级限制,而能够按照社会的需要,个人意愿、兴趣、条件等自由发展。自由发展是相对于阶级的限制而言的。

  2.对自由发展决不能作绝对理解。马克思主义从来不承认单纯的绝对的东西,更不承认绝对自由。自由发展不是绝对自由发展,爱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自由发展本身就包含了条件的限制,但是这个限制不是来自阶级压迫,而是来自其他条件,究竟是什么条件要具体分析。总之,一定的限制是永远不可避免的。

  3.如何理解“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值得推敲。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与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本来就是一回事,为什么这么讲,我想他们的意思是说,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发展应当互相促进,而不是互相限制、互相阻碍。

  4.为什么不讲全面发展?他们有些时候讲全面发展,有些时候讲自由发展,有些时候讲自由而全面发展。自由发展和全面发展不完全是一回事。自由发展是前提,没有自由发展,谈不上全面发展。有自由发展的条件,也不一定能够全面发展。全面与不全面,程度差别很大,最先是要有自由发展。因此,发展不要有人为的限制、阶级的限制,所以必须要消灭阶级。没有阶级的限制,发展就自由了。所以这里主要是讲自由发展,而没有讲全面发展。

  5.“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是共产主义的最高指导原则吗?恐怕不能这么谈。自由发展的原则,还是要受社会发展条件和规律的制约,符合社会发展规律和社会发展状况是更高原则。关于人的自由发展这句话在《共产党宣言》中非常重要,说它是《共产党宣言》的价值观或价值取向,是可以的。但是说成是共产主义最高原则,那么这个社会主义就不是科学的社会主义,就有可能变成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对于这句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地位,应该进一步研究。

  (作者: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摘自《理论视野》2008年第7期)

(责任编辑:秦华)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