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诗鹏:现时代的历史虚无主义及其成因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邹诗鹏 
2010年12月26日17:33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在今日中国的文学艺术、学术研究乃至整个社会生活和精神文化领域都有表现,并且随着商业及大众消费文化的兴起,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其具体表现是,不承认历史及文化传统的继承性与连续性,把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的过渡看成是彻底的断裂,否定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漠视人文精神传统的内在传承及其教化意义。历史虚无主义不仅否定历史传统,也否定自身的当代史及其现代化传统,或者用现代化史观代替革命史观,否定中国革命,否定历史唯物主义,否定现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传统。与此相反,历史虚无主义完全认同物化逻辑,并以追逐商业利益为本,迎合种种后现代时尚及大众文化趣味,进而表现为种种消极、颓废以及享乐主义的精神生活方式与文化形式。因此,其种种成因值得我们反思并深入分析。

  首先,历史虚无主义是西方文化传统之现代流变的产物。从大的背景来看,它是19世纪以来流行于整个西方世界的“世纪病”的症结。它在近代的兴起与启蒙运动有一定关联,废黜了上帝之后,工业化以及资本主义时代随之而来,加剧了历史与时代之间的断裂。当实证主义展开一种线性化的历史进步意识并以断裂的观念看待古今问题时,就开始形成历史虚无主义,前所未有的世俗化运动则为历史虚无主义的兴起提供了直接的社会背景。

  自近代兴起开始,历史虚无主义就受到哲学人类学、历史主义以及现代人文主义思潮的批判。但是,这些思潮的演进反过来又受到了虚无主义的侵蚀,表明这一时代精神受到了虚无主义的强力宰制。比如,在德国古典哲学传统中形成的思辨的历史哲学,在吸纳了实证主义历史观的同时,生成了一种关于历史进步的总体性,以此对抗历史虚无主义。但是,受现代科学主义以及实证主义的影响,思辨的历史哲学转向了批判的历史哲学,而后者则放弃并拒绝承认历史的总体性,并在历史方法论的追求中,接受了历史怀疑论与不可知论,最终滑向了历史虚无主义,现代精神文化的历史相对主义的盛行直接支撑了历史虚无主义。即使是以遏止虚无主义为己任的现代哲学解释学传统,在演进过程中反过来也受到历史虚无主义的负面影响。

  其次,资本主义的物化逻辑不断加剧了历史虚无主义。历史虚无主义不只是观念自身的运动,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受到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掌控。资本主义特别是在其激进的早期阶段,持某种单一的历史进步观,把现代与历史断裂开来,这使得对历史的虚无成为可能。资本主义制度则把人与人的关系还原为物与物的关系,并通过工商业固定下来,进而通过合理化的方式将作为现代性产业的工商业与作为传统产业的农业之间断裂开来,由此确定现代与传统的断裂关系。资本主义的物化逻辑,把人抛入各种机械性以及科层化的现代组织体系中,抛入物欲化以及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中,进而在存在方式上割断了现代人与历史传统的联系,切断了传统对现代的规制与约束,从而加剧了现代人的虚无与荒诞感。

  资本主义在后来的演进过程中融入了保守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种对抗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与文化机制。不过,这仅对既定的资本主义体系有约束力。而在全球资本主义化的过程中,那些追随资本主义的国家与民族,其现代化的历程无一例外地都会受制于资本主义的物化逻辑,不仅受到历史虚无主义的侵蚀,还会进一步扩散并且衍生出新的形式,如本质上是丧失文化传统的殖民性或后殖民性的历史虚无主义。事实上,资本主义所固有的物化逻辑,借势于全球性的消费社会以及大众文化的盛行,越来越广泛地弥漫开来,从而形成影响整个人类的虚无主义历史观。

  最后,现时代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背景及情形更为复杂。中国文化其实是很难形成虚无主义传统的,“虚”、“无”本是中国哲学中核心的存在概念,但它们都和境界与涵养有关,并且都属肯定性的人生价值,因而与西方虚无主义迥异。从社会思潮方面看,中国历史上剧烈的社会断裂是有可能导致历史虚无主义的,但源远流长的崇古与复古传统,在很大程度上又遏止了历史虚无主义。在这个意义上,虚无主义显然不是中国文化的常态,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更没有土壤。

  但中国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却空前地遭遇到历史虚无主义。其一,在一段时期内,认为现代化的基本框架就是西方化,用西方性否定中国本土性,必然导致历史虚无主义,而当代西方文化的历史虚无主义趋向同样也侵入了近现代中国文化。其二,受西方化模式的影响,马克思主义在本土化过程中也存在着否定中国历史和文化传统的倾向与征候,从五四运动的“打倒孔家店”,到“文化大革命”的“破四旧”与批孔运动,都与历史虚无主义有关。其三,对于现代中国而言,用西方资源或是某种改头换面的传统资源对已经成为历史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及唯物史观的否定,同样导致了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在中国的全面呈现则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大气候的影响特别是苏东剧变,加之中国社会从以政治为导向的社会向以经济为导向的社会的急骤转变,不仅弱化了传统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价值,也一度否弃了自身的传统文化价值的现代意义,同时也否弃了包括西方精神文化在内的整个人类精神文化价值。这一时期有关理想式微、价值坍塌、道德滑坡、人文精神危机的评论以及“告别革命论”的出笼,都在不同层面表明历史虚无主义的全面泛起。现时代西方社会推行并带来全球效应的新自由主义,也助长了当代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倾向。

  总体看来,正在当代西方盛行的历史虚无主义,对当代中国文化产生的负面影响也越来越大。在世纪之交的所谓千禧年转折,这场本来可能全面激起历史意识复兴的历史转折,对于西方社会而言,在浓厚的后现代消费主义氛围中,不过就是一个空洞的能指符号。而同一时刻的中国文化,则在未能充分质疑此一转折的西方本质的同时,就已经滑入了这一“节日”在现时代所特有的享乐主义氛围。新世纪以来,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持续加剧,新自由主义继续推行,与此同时,新帝国主义以及新保守主义兴起,这意味着后发展国家与民族受到了历史虚无主义更大程度的侵蚀。这同时也要求后发展国家及民族尤其是中国,在其现代社会转型过程中,把握自身文化传统面向现时代的创造性转换,深入理解和阐述唯物史观,实现自身文化传统的哲学自觉与价值重建,并在促进人类未来的全面发展与持续进步中,承担应有的文化使命。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报》2009年6月2日)

(责任编辑:秦华)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