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一些政党维护党员主体地位的主张、举措与问题
代金平 唐海军
2010年12月06日17:11  

  一、国外一些政党对维护党员主体地位的认识及主张

  国外多数政党对“党员主体地位”一词缺乏明确的表述,一般是以发挥党员的重要作用、维护党员的核心地位、尊重党员的自主性和积极性等提法而代之。随着国内外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国外不少政党愈加重视党员的地位与作用问题,在其党章、党纲、领导人讲话或其他文件中均程度不同地对此问题进行了符合党情的认知和解释。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其一,普遍强调党员在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崇高地位。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对党员地位尤为看重,在其重要文件上作出了相关的规定或表述。越南共产党(简称越共)党章表示:“越南共产党党员是越南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革命战士。”①古巴共产党(简称古共)党章强调,古共队伍融入了古巴人民最优秀的儿女。朝鲜劳动党(简称朝党)党章强调:“朝鲜劳动党党员是为党和领袖、祖国和人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而忘我奋斗的主体型的共产主义革命者。”②老挝人民革命党(简称老人革党)的党章也表示,“党员是老挝工人阶级先锋队和劳动人民中的革命战士”,强调他们“是忠于党的理想、维护党内团结和统一和不惜为国家和人民牺牲的人”,“是视国家、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人”。③

  其二,认为党员是党内生活的核心和主体。一些国家社会党强调,“权力属于每一个党员”。意大利左翼民主党就表示,“左翼民主党的每一个党员都是民主进程和党的活动的核心主体。”德国社民党也认为,“每一个党员都有权利和义务在党章范围内参加政治意志塑造,参加选举和表决,支持社会民主党的目标。”法国共产党(简称法共)则提出“党员第一”的思想,即党的组织不再以组织机构为基础,而是建立在党员的期望、动机和行动自由之上。西方一些保守政党也有类似的主张,如西班牙人民党就主张“将个人作为政治行动的中心”。一些发展中国家政党也在其党章或其他文件中表示,党员是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内生活的主体力量,党员的地位与权利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

  其三,强调党员有权自由表达自己的意志,参与党内决策。西方社会党认为,党员意志的形成,必须适应党员群众更多地参与决策这种新的社会要求。社会党鼓励每一位党员在党内讨论中爆发“头脑风暴”,碰撞出思想火花。西班牙工社党表示,“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向别人宣传自己的思想是每个党员个人和党员集体的权利”,要“尊重每个党员在党内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保证党内讨论问题完全自由”。奥地利社民党强调:“在我们党内,每一个成员都有权参与意向的形成。”德国社民党在制定最新一个纲领的过程中也曾经表示,新的纲领不是由党内少数人制定的,而是一个在党内和社会上广泛展开的讨论过程的成果。葡萄牙共产党也在党章中强调,党员应能在所参加的各种会议上“有自由发言权”,“享有对党的政治路线的建议权”。西班牙人民党表示,每一个党员必须成为党的决策的宣传者、执行者和扞卫者。法国人民运动联盟也认为,任何政治承诺只有在充分听取党内每一个人的意见后才能持久。在这一点上,国外不同意识形态的政党的观点主张基本相同,但思想内涵有一定差异。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党在此方面出现日益向西方政党价值取向靠近的趋势。

  其四,强调党员对党的领导者、党的各级机构以及党内决策者的批评和建议权必须得到尊重和保障。古共党章表示,党内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党员应直接批评同志的缺点、错误和失误。越共党章规定,党员有权利在组织范围内对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活动进行批评、质疑,向有关机构提出报告、建议并要求得到答复。葡共也强调,党内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党员在所属党组织和所参加的会议上有权批评党的各级组织和任何党员的工作,不管其职务高低。该党还表示,“要创造性地发展民主集中制”,“充分保证党内民主和广大党员的积极参与”。④西方一些社会党也认为,党员的批评是党的宝贵的精神财富。德国社民党就指出,尽管民主的争论是艰难的,可它是防止走向灾难性歧路的最好保证。他们认为对于社会党人来说,进行带有自我批评性质的讨论,能够对党内民主的发展起到推动和启发作用。日本社民党也认为,要实现“名副其实”的全党一致,就应树立一种自我批判精神。当前,国外多数政党都表示,在当今全球化、信息社会时代,党更应当广开言路,听取党内的不同意见,诚心接受广大党员的批评,重视他们的各种意见和建议,这样才能真正做到集思广益、防微杜渐。

  其五,主张保障党员的各种权利,特别是知情权、参与权、选举和被选举权以及监督权等。在这些方面,几乎所有政党都在其党章及各种文件中规定了党员作为党内生活主体应当享有的选举与被选举权、参与权、建议权、知情权、教育培训权、监督权以及申诉权等基本权利,只是在表述上有所区别,在权利的划分上详略侧重略有不同而已。西班牙共产党党章规定的党员的七项权利基本涵盖了上述内容。越共党章则重点明确了党员所应有的政治参与权、信息了解权、选举与被选举权、批评与建议权和申诉权。罗马尼亚社民党党章规定了党员拥有意见表达权、选举与被选举权、自我保护权、退党权等九项权利。不管各党表述如何不同,宗旨都是为了发挥党员的重要作用,使党紧紧围绕党员这一“主体”来开展活动,发挥社会影响力。

  二、国外一些政党维护党员主体地位的政策思路与主要举措

  由于各党情况不同,所面临的环境、形势与任务也有差异,因而它们在维护党员主体地位和发挥党员主体作用上侧重点有所不同。但从普遍的情况来分析,它们总体上是在推进党内民主进程的环境下进行的,其共同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扩大党员的政治参与力度,在选举和被选举上行使更大的表决权。国外许多政党在推进党内民主的过程中,大都把扩大党员对党内事务的参与和决策作为重点环节之一。一是为此扩大决策的透明度与决策的涉及范围,普通党员在决策中的权重大为上升。当前西方许多主流政党针对那些涉及党未来发展走向、党章、党纲、党对国内政策的重大主张等方面,不再是由上层的几个人拍板了事,而是交由全体党员共同行使权利、共同担当重大责任。法国社会党最近几次代表大会通过的行动方案都是由全体党员投票决定的。英国工党也是通过“一人一票”这一新的制度,使普通党员对党内重大事务的决策权明显加大。二是提高普通党员在党内重要人事上的发言权。近些年来,欧洲一些国家社会党的主要领导人都由原来的党代表大会或中央委员会选举产生改为由全体党员直接投票产生,法国社会党近两任第一书记奥朗德、奥布里,原意大利左翼民主党的全国书记法西诺以及丹麦社民党现任主席都是由全体党员投票并必须获得半数以上支持而产生的。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主席的产生不仅由全体党员投票,甚至本国的非党员也可以参与投票。在2004年召开的特别党代会上选举党主席时,现任主席帕潘德里欧获得了100多万张选票,除了本党20多万党员的选票外,其余80多万张选票都是由党外群众所投的。英国保守党领袖从1998年开始也改由全体党员投票选举产生。

  其二,进行党内的相关制度与体制改革,为发挥党员的主体作用提供更好的条件。当今国外许多政党都注重通过体制改革与创新来展现党员的主体作用,这主要体现在:一是改革党内的相关决策体制,实行更多的决策透明化。当今不少国家政党都改革了原先的“闭门决策”制度,使决策过程相对公开透明,让普通的党员通过提建议、参加类似听证会、直接同领导人讨论等多种方式使一些党员代表进入到决策程序中来。尤其是一些党的重大决策多是通过全党公决而不是像原来一样由党代表表决的方式出台。二是进行某些制度性改革,大力提高青年、妇女党员的地位。当今国外一些政党特别注重提高妇女党员在党的各级机构及党代表中的比例,瑞典社民党规定男女代表比例要基本相等。德国社民党、泛希社运要求在各级机构中女性比例不得少于40%。突尼斯宪政联盟在市政选举的候选人名单中,女性党员比例达到了1/4。埃及民族民主党近期大力扩大青年党员在党的各级机构中的比例。国外一些政党的领导层都通过改革实现了名副其实的年轻化,如现任芬兰社民党、圣卢西亚工党的领袖都是刚过30岁的年轻人。三是实行某些程序性改革,凸显党员的平等性。当今部分西方及发展中国家政党在召开会议时不设主席台,领导人与普通党员一起坐在台下聆听报告。法共在30大中还规定,领导人和普通党员代表的自由发言时间一律限时七分钟,不搞特殊。

  其三,为党员在党内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开辟平台、创造有利条件。其主要举措有:一是通过举办报告会、研讨会等方式吸引广大党员参与,展示党员在党内生活中的“主人翁”地位。法国社会党自2002年下台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围绕党的前途命运问题在党内举行了5000多场不同形式的座谈会、讨论会,许多党员以“主人”姿态参加研讨,积极提出各种批评意见和建议,为党的未来谏言献策。古巴的党员群众围绕劳尔·卡斯特罗于2007年发表的关于古巴形势和政策的重要讲话,进行了广泛的讨论,提出了130多万条意见和建议,古共党员在其中更为积极。二是在党的各种重大节日中发挥党员的“主人翁”作用。当今国外许多政党都重视利用与党有关的一些节日来展示党员的风采和主体作用。法共、葡共、西共等重视利用党报节来发挥党员在宣传党的影响上的积极作用,展示党员为党的事业作出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突尼斯宪政联盟注意利用本·阿里和平政变上台的纪念日等机会来发动党员宣传党的执政业绩。非洲一些政党都重视利用党的各种集会来发挥党员的先锋作用,尤其是展示他们为党的事业不辞劳苦、敢于奉献的可贵精神。非洲一些国家以及印度共产党(马列)、日本共产党等政党的不少党员都对党有着高度的奉献精神,时常为党义务工作,甚至自费为党的事业服务。三是在选举中重视发挥党员主体作用,扩大自身影响。国外许多政党都把选举特别是大选作为党的中心工作,动员本党党员全力以赴,利用自己的智慧、能力和关系,宣传党的竞选方略,动员尽可能多的选民投本党的票。韩国大国家党在2007年的总统选举中,许多党员积极参加党号召的“回国投票运动”和“支持李明博运动”,由此带来了海外的十万韩国籍选民自费回国投票,其中绝大多数人把票投给了李明博。李明博能够最终当选总统,同本党党员的热情参与和支持是分不开的。

  其四,发挥基层组织作用,使党员的主体作用能够得到较好展现。一般来讲,国外政党党员主体地位得到发挥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基层党组织的功能与作用。当今国外不少政党都把加强基层组织的作用视为发挥党员主体地位的一个重要途径来加以利用。丹麦社民党、荷兰工党早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就主动把权力下放给基层组织,给予地方党组织更大的独立性,重大问题交由基层组织讨论,党代表大会的大多数代表由地方组织选出。法国社会党、德国社民党等致力于推进基层组织党内生活的制度化,通过尝试设立“主题支部”、“主题委员会”、“专题类基层组织”等方式来开展灵活的组织生活,有的支部还邀请党的领导人或专职党务干部来基层作报告,基层党员直接同他们进行讨论和辩论,以此激发党员参加支部生活的兴趣和热情。美国主流政党则在因特网上建立“虚拟组织”,打破时空限制,使得移居海外的部分党员也可以通过网络来开展组织生活,使党员即便远在他乡,也能体验到自己作为党的一分子的存在。南非非国大党的各类公职候选人大都要通过基层党组织提名,党代表的比例有60%以上应来自基层组织,并且是通过支部活动来发扬党员的“主人翁”精神,展现党员参加党的活动的高昂热情。只要党组织一有集会,基层支部往往能够动员数万人参加。有时一些重大活动的地点离党员居住地很远,支部的大多数党员和干部往往会想方设法筹集资金,组织党员群众租用破旧的公共汽车或搭乘长途汽车前往。每次集会都像过节一样,党员始终热情高涨,秩序井然,展现出非国大的“主人翁”形象。

  其五,保障党员的知情权、教育培训权,加强同党员的对话与沟通,使党员真诚地为党的事业效力。目前国外不少政党非常重视建立本党的信息主渠道,特别是利用现代先进技术设立本党的网站,向党员及时准确地发送党的信息,确保党员知晓党情。德国社会党在世纪之交就制定了“红色手机”计划,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技术向广大党员发送信息,增强党内信息沟通。法国人民运动联盟在本党网站上设立“联盟及其领导人活动预报”、“各省委联系方式”、“论坛和博客”等专栏,让党员了解党内活动情况,并参与意见的发表。党员时常利用网站博客与党的领导人进行网上交流对话,就党的一系列重要问题发表看法,并向领导提出问题。当今国外许多政党都通过年会、研讨会、论坛等多种方式,设立党员之间、党员与领导层之间的交流与对话平台,方便党员向党提出各种批评意见和合理化建议,以集思广益,使党的决策反映尽可能多的党员的意见与利益诉求。同时,近些年来,国外许多政党都重视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思想、业务与能力的培训,通过党校、暑期大学等方式来提高党员干部的素质和技能。叙利亚复兴社会党、突尼斯宪政联盟、印度共产党(马)等重视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党校轮训的方法来提高党员干部的基本素质与技能水平,扩大对党的历史知识的了解,增强对党的忠诚与奉献精神方面的教育。法国社会党每年都通过两天的暑期大学对本党党员、议员进行个人形象塑造、辩论技巧和宣传鼓动能力等方面的培训,有成千上万的党员参加。这类举措在一些党中取得一定成效,使不少党员的主体意识有所增强,主体作用较前显现。⑤

  其六,扩大党员的监督、质询等权力,确保党员对自身权利的维护。推进党内民主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扩大党员群众对党组织及领导干部的监督力度,这是当今国外大多数政党的一个日益凸显的趋势。许多国家的主流政党尤其是执政党都在党内建立了监督举报的制度与机制,使权力运行更好地置于广大党员的监督之下。越共建立了中央质询制度,包括总书记在内的所有领导都应接受各位中委提出的质询。古共设立了全国群众举报委员会,直接隶属于一位主持党务工作的政治局委员领导,加强党员对党的权力运作的监督力度。许多国家执政党都把规范和监督的重点放在各级领导干部和议员身上,古共为此颁布了《国家干部道德法规》,老挝人革党出台了《领导干部禁令》,英国工党、匈牙利社会党等都出台了相关的道德条例。越共党代会召开前,一般还要公布包括领导人在内的所有候选人的家庭住址、电话和其他情况,普通党员可以直接向其反映情况,并对其实施监督。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罗马尼亚等国社民党大都制定了本党的监督条例,成立了相应的机构,接受党员及党外群众的监督。同时,国外许多政党越来越重视从制度、机制上保障党员的基本权利,保护党员的意见表达权、选择权、申辩权和起诉权,并且在党内建立了保障党员权利的仲裁和申诉机构。古共建立了中央、省、市三级申诉委员会,受理党员干部有关处分的申诉。西方大多数政党对普通党员的处分相当慎重,党内的仲裁与申诉机构有权应申诉人的要求,对各级党组织所作出的处分进行重新审核乃至推翻原决定,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当事人的正当权利,避免“冤假错案”的出现。

  三、国外一些政党维护党员主体地位面临的困难与问题

  应当说,当今国外有一些政党在维护党员主体地位、发挥党员的核心作用方面取得了较好成效。但是,它们中的许多政党也由于各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又存在不少问题,一些党甚至面临诸多现实挑战。主要体现在:

  其一,受国际大气候和国内环境的影响,国外许多政党都面临党员对党的忠诚度下降、政治参与热情降低等棘手问题。冷战结束以来,由于意识形态对峙的烈度大大下降,政党政治中的主义之争明显缓和,尤其是西方一些主流政党对长远目标的定位日趋模糊,加上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公民社会以及非政府组织的日益兴起,使包括党员在内的民众参与政治的渠道显着增多且较前便利,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导致西方许多国家政党党员尤其是年轻党员对参加政治活动的兴趣大大下降,党员对党的理想与目标的追求愿望大为减弱,对党的事业的奋斗热情明显消退。这种状况对西方以及少数发展中国家的政党产生了冲击,主要表现为:一是传统政党特别是主流政党的党员人数下降。德国社民党的人数从高峰时的100万以上下滑到2008年底的52万多,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加入政党的兴致锐减,党员老化现象在许多党内日益突出,30岁以下的年轻党员占党员总数的比例在西欧政党中普遍在20%以下。二是一些政党中的消极党员人数不断增多。一些人名曰党员,实则基本上不参加党的活动,更谈不上为党的事业作贡献。在西欧传统的主流政党中,消极党员一般占党员总数的30%-40%,有的党比例更高。三是党员对党的忠诚感明显下降,尤其是体现在选举中本党党员不仅大量投弃权票,更有一定比例的党员甚至跳槽投反对派政党的票,挖本党墙角。并且在其他一些重大活动,如涉及国家重大事务的全民公决中,也有不少党员不听党的话,在投票中与党的号召背道而驰。法国社会党部分党员前几年在批准欧盟条约的全民公决中,就公然与党中央的决定唱反调。

  其二,国外不少政党基层组织涣散,战斗力下降,直接影响了党员主体作用的发挥。基层党组织功能与作用的发挥,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党的兴旺与否。国外许多政党的基层组织都面临不少问题,诸如,基层支部资金严重匮乏,即使是突尼斯宪政联盟、叙利亚复兴社会党、英国工党、越共这类执政党也都程度不同地面临基层党组织财政困难的问题;支部活动减少甚至长期不搞活动。在南非非国大,消极支部达到近2700个。在西欧主流政党中,消极支部的比例大都在30%-40%上下。在越共党内,至今仍有40%-50%的支部没有达到“纯洁、坚强”的基层党组织标准。国外不少政党的基层支部缺乏上级组织必要的指导和帮助,干部素质不高,难以适应信息社会条件下党的建设的现实需要。因此,相当部分的支部往往不能圆满完成上级所交付的工作任务,也达不到中央对基层支部所设定的基本标准。而且,这种支部工作弱化的趋势在国外多数政党内部目前都未能得到根本性扭转,一些党的情况反而在进一步恶化。

  其三,不少政党内党员自身的素质和能力也影响了其主体地位的维护和保障。近一二十年来,在相当多的国家政党内部,都存在着党员总体素质与水平下降的趋势。突出表现在:一是相当部分党员的历史使命感不强,对党的历史不甚了解,大都关注眼前的实际利益,对党的长远发展目标不感兴趣,对党的前途命运漠不关心。埃及民族民主党、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西班牙共产党等大体如此。二是在西方及发展中国家一些政党中有一定比例的党员干部主体意识淡漠,为党的事业而奉献的“主人翁”意识明显淡化,对党的活动的积极性和关心度甚至不如党的同情者和党外群众。三是在众多发展中国家政党内部,许多党员受教育程度低、文化素质不高,不仅难以真正起到决策、咨询、监督等作用,而且维护党员自身权利的意识与能力也非常弱,对侵害党员权利的现象麻木不仁,或者即便意识到侵权行为也不知如何维权。在印共(马)、南非非国大等党内部,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其四,党员主体作用的发挥与本党党内民主建设和推进状况息息相关,许多政党内依然存在着体制、机制及领导人的意识对党员主体地位的制约性障碍的问题。在国外不少政党内部,迄今仍未建立起健全而顺畅的发挥党员主体作用、确保党员主体地位的有效制度和机制,包括党员参与党的决策的机制,党员与党的领导人和上级组织的沟通与对话机制,党员了解本党信息的联系机制,党员有效监督领导者和各级组织的监督机制,以及党员如何保护自身权益的维权机制,等等。同时,在一些国家政党中,领导层特别是最高领导者自身就存在对党员主体地位认识淡漠的问题,其威权思想浓重,并不太重视党员如何发挥其主体作用,更多的是要求党员对党的领袖忠诚、对党的各级机构特别是领导者机械服从,对上级意志本能顺从。这种情况在部分发展中国家政党中更为凸显。

  总之,国外政党在维护党员主体地位、发挥党员核心作用方面,情况千差万别,做法各异,取得的成效也不尽相同。多数党在此进程中依然面临不少问题与挑战,还需要在加强党的自身建设过程中实现总体的提高和推进。

  注释:

  ①②③ 刘洪才主编《当代世界共产党党章党纲选编》当代世界出版社2009年版第307页,第33页,第55页。

  ④ 参见中联部《各国共产党总览》当代世界出版社2000年版第451页。

  ⑤ 部分资料参见中联部研究室编《外国政党建设的经验与教训》当代世界出版社2002年版第364页。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9年第4期)(作者单位:代金平,重庆邮电大学法学院;唐海军,中联部研究室)

(责任编辑:秦华)
相关专题
· 马克思主义学习网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