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从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认清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2010年12月06日18:20  来源:《红旗文稿》

  2008年下半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迅疾向全球蔓延,不少世界著名的金融机构相继陷入困境甚至破产,全球经济蒙受重大损失。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全球性经济灾难。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导火线是美国“次贷”危机,直接原因是金融监管不力。但从根本上说,它仍然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揭示的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所引起、所决定的,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当代形态——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而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就是以“华盛顿共识”为其完成形态的新自由主义。因此,联系当前正在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站在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立场上,运用其观点和方法,深化对新自由主义的研究,进一步认清其本质及危害,十分必要也十分重要。

  一、新自由主义的演变及其本质

  属于新自由主义的各种流派及其代表人物的思想观点和政策主张虽然有不同程度的差别,但他们大多以自由的名义抵制对市场的计划调节和国家干预,以维护垄断资产阶级和金融寡头的根本利益。美国学者诺姆·乔姆斯基认为,新自由主义是20世纪30年代在亚当·斯密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一个新的理论体系,它强调以市场为导向,主张贸易自由化、价格市场化、私有化。该理论体系也被称为“华盛顿共识”,它们由美国政府及其控制的国际经济组织所制定,并通过各种方式实施。美国学者罗伯特·W·迈克杰尼斯指出,新自由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明确的政治、经济范式。法国学者科恩·塞阿则认为,新自由主义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表现。

  我们可以这样来定义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是在继承资产阶级古典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基础上,适应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向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转变要求的理论思潮、思想体系和政策主张。“华盛顿共识”的形成与推行,是新自由主义从学术理论嬗变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范式、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的主要标志。其核心内容就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和“全球经济一体化”(即美国化)。

  一是从经济上看,新自由主义鼓吹贸易、金融、投资自由化、市场化,反对国家干预,是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进行全球扩张、攫取超额垄断利润的工具。新自由主义主张商品服务、资本、货币的跨国自由流动,要求发展中国家放松对资本和金融市场的管制。但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从来就没有完全实行过这样的政策,而是通过政府补贴、非关税壁垒,滥用反倾销措施和特殊保障措施等搞贸易保护主义。其根本目的就是维护当今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或国际垄断集团的利益和国际金融寡头的利益,而让其他发展中国家任凭国际金融垄断资本去盘剥,掠夺和占有全世界的资源。新自由主义主张反对国家干预,但对于有利于国际金融垄断资本运行的、有利于资本主义克服危机、有利于垄断资本攫取超额垄断利润的国家干预,新自由主义不仅予以保留,而且还不断加强。例如,在金融危机中,美国不惜出台了高达85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其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注入了金融垄断企业,仅美国国际集团(AIG)就获得1700亿美元。可见,美国所反对的是其他国家维护自己经济主权和经济利益的国家干预,反对的往往是有利于工人阶级的国家干预,例如,对劳动和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干预。

  二是从政治上看,新自由主义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的理论形态,它同时又是资本主义的政治纲领,它极力维护私有制和资本主义制度,极力反对公有制,是资产阶级统治压迫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新自由主义所谓规范化改革,其政治目的就是动摇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经济制度,企图用资本主义制度“规制”世界,用资本主义制度代替社会主义制度。美国新自由主义思想家弗里德曼强调,应该把资本主义移植到中央计划经济中去,对其进行资本主义改造。新自由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哈耶克,不仅主张把资本主义制度移植到其他非西方国家,而且强调把作为资本主义制度支撑和基础的思想和价值观念一同移植到这些国家。

  三是从意识形态上看,新自由主义作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是维护国际金融垄断资产阶级对本国劳动人民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进行剥削和压迫的工具。西方国家并不是把新自由主义单纯地看作一个经济学派,而首先把它作为一种适应其政治需要的意识形态,要用这种意识形态来规范其他国家改革的政治和价值取向。美国学者詹姆斯说,西方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文化生活进行系统地渗透和控制,以达到重塑被压迫人民的价值观、行为方式、社会制度和身份,使之服从帝国主义阶级利益的目的。

  二、新自由主义的危害

  1.新自由主义的推行必然导致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加剧全球经济动荡,严重损害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安全

  国际金融危机重创了世界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说,金融危机造成2008年第四季度世界经济下降了5%,预计2009年世界经济将下降0.5%至1.0%。全球各国折损预计将达到4.1万亿美元;全球资本市场市值蒸发超过50万亿美元,相当于2008年全球的GDP。在国际金融危机中,美国、日本、欧盟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严重衰退,各新兴国家经济严重受创,本来就十分脆弱的发展中国家经济更是雪上加霜。

  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扩张和统治,使经济加速金融化、虚拟化、泡沫化,造成世界经济异化,增加了世界经济发展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金融资本垄断寡头利用金融作为现代经济运行的血液和命脉的特殊地位,逐步实现对实体经济的控制,并越来越多地占有超额垄断利润。近10年,整个美国金融行业所“创造”的利润竟占美国所有企业利润的40%左右。而在40年前,这一比例仅为2%左右。金融机构在追逐利润动机驱使下,不断推出规模庞大、结构复杂、透明度低的金融衍生品。有报告说,2007年全球实物经济10万多亿美元,GDP为近54万亿美元,全球金融衍生品市值为681万亿美元;全球GDP与全球金融衍生品相比则为1:13,实物经济与金融衍生品比为1:68;美国实物经济与金融衍生品比竟为1:91还多。而金融资本本身并不创造剩余价值,货币循环所能生出更多货币,全靠投机和高杠杆运作,虚拟财富如脱缰之马急剧膨胀。一旦泡沫破裂,就必然引发金融、经济危机,给全球各国经济造成极大灾难。截至2009年9月底,美国国债高达11.9万亿美元。另外,美国在医疗、社会保障等福利项目上的负债高达59.1万亿美元。美国现在的总负债已经超过69万亿美元。如果从2001年算起,截止到2009年11月,美元兑西方一篮子货币比价贬值了约31%。这已经给其他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和美国的普通民众造成巨大的损失。

  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削弱了发展中国家防范抵御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侵入和扩张的能力,加重了国际金融垄断寡头对其他国家和世界人民包括美国劳动人民在内的剥削和掠夺。在“次贷”危机爆发和蔓延的2007年,美国不仅不全力收缩资本应对本国金融危机,反而加快了海外扩张的步伐。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统计,当年美国增持3.56万亿美元的海外“真金白银”和资源财富,为历年之最,以不断实现其增值,使其海外总资产规模达到19.46万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却诱使其他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大量增持不断贬值的美元和不断缩水的各种金融衍生品3.43万亿美元,也为历年之最。

  2.新自由主义推行彻底的私有制,反对公有制,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损害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济主权

  新自由主义把资本主义的私有制视为唯一合理的制度,他们把集权主义和统制经济的一切弊端统统归之于社会主义和计划。他们向社会主义国家兜售新自由主义改革模式和政策,搞政治颠覆活动,瓦解、动摇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政治基础。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新自由主义的渗透和作用下,西方和平演变战略在东欧和苏联得手,该地区原有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中,有10个国家改变性质或不复存在。短短一年多时间﹐波兰﹑匈牙利﹑民主德国、捷克和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六国﹐政权纷纷易手,执政40多年的共产党或下台成为在野党﹐或改变了性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步入空前低潮。

  苏东剧变后,美国等西方强国在独联体国家通过灌输西方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进行“颜色革命”,使权力掌握在其代理人和亲西方势力的手中,在目标国进一步清除共产党及左翼力量的影响。

  新自由主义向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推行自由化,严重削弱发展中国家的民族工业和本国市场的保护屏障,大大削弱这些国家政府控制本国经济和保证金融安全的能力,使其民族独立、国家主权不断弱化,为国际垄断资本控制、掠夺和盘剥广大发展中国家,推行霸权扫清障碍。

  3.新自由主义极力用西方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规制”世界,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思想文化渗透,威胁社会主义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

  美国为谋求全球霸权暗中策划“软战争”,涉及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等各个领域,其中核心的是推行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

  美国等西方国家向非西方国家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灌输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西方的所谓人权、自由、价值观侵蚀了人们的思想。如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长期渗透下,苏东共产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失去了主导权,造成了十分严重的恶果——苏东共产党的思想被搞乱了,人民的思想被搞乱了,整个苏东共产党和党的领袖被妖魔化,而资本主义则成了人们心目中自由和富足的理想天堂。

  4.西方国家推行新自由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造成工人大量失业、贫富两极分化、政府垮台、社会动乱等严重社会问题,尤其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更是造成灾难性后果

  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在西方发达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强制推行,产生了经济增长迟缓、贫富分化加剧、社会矛盾激化等消极后果。现在﹐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的人均收入高出330多倍﹔世界南方欠世界北方的外债总额已经从1991年的7940亿美元急增至目前的3万多亿美元。

  在英美等发达国家,实行新自由主义所鼓吹的私有化、减税和削减社会福利等政策,导致消费需求不足,金融投机猖獗,虚拟经济恶性膨胀,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2000年美国贫困人口为3160万,2008年为3980万,2009年则达到4240多万,占其总人口的14.13%。

  国际金融危机使世界失业人口猛增。据国际劳工组织评估,世界失业人口从2007年的1.9亿增加到2009年底的2.1亿。世界粮农组织和粮食署报告显示,目前全世界人口约为67亿。全球饥饿人口由2008年9.15亿,上升到2009年的10.2亿,增加了11%。

  但是,历史的辩证法是无情的。这场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了当代资本主义——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腐朽性,以及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理论体系——新自由主义的危害性,进一步加剧了其自身所固有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最终必将危及自身。在柏林墙倒塌20周年之际,英国广播公司(BBC) 对27个国家、2.9万余人的调查显示,仅有11%的受访者认为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运行良好,23%的受访者认为自由市场存在致命缺陷。而持自由市场存在致命缺陷观点的受访者在法国、墨西哥和巴西的比例分别为43%、38%和35%。法国总统萨科奇高呼“自由主义终结了”,并提出要建立“新布雷顿森林体系+新资本主义”,而英国首相布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也都支持。日本首相鸠山指出:美式自由主义,造成了日本贫富悬殊。斯蒂格利茨等学者和索罗斯等金融家都严厉批评新自由主义。连格林斯潘也公开承认:自由市场理论有“缺陷”。

  三、警惕和抵制新自由主义的干扰,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1.巩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旗帜和灵魂,是我们战胜各种错误思潮的有力思想武器。从根本上说,无论新自由主义还是凯恩斯主义或是民主社会主义都最终救不了资本主义,也不能使中国快速发展。我们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武装头脑,使广大党员干部牢固树立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尤其是在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时更为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自觉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分清理论是非,增强防范和抵御新自由主义以及其他各种错误思潮对我国意识形态渗透和干扰的能力。

  2.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基本经济制度是一个国家社会制度的基础。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的一项根本原则,是实现社会主义优越性和共同富裕的重要保证。我国所要发展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与这种基本经济制度结合在一起的,是与新自由主义反对公有制、主张私有化不相容的。只有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才是振兴和发展我国经济的正道。任何否定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搞私有化,或者是回到过去单一的公有制,都离开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确道路,都会使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步入歧途,我们坚决反对。

  3.坚持改革开放,确保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和健康发展

  改革开放是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必须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在这次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我国对稳定经济所采取的重大举措,取得了明显成效,在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在负增长的时候,2009年我国GDP同比增长8.7%,这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也充分说明,教育、卫生、收入分配、社会保障等重要领域,以及扩大内需、调整结构,乃至总量平衡等问题,都不能完全交给市场去自发调节。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基本经验,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要坚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警惕新自由主义等错误思潮对改革的干扰,坚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秦华)
相关专题
· 马克思主义学习网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