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生的真正意义在于奉献的再认识
河南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研究生院助理  陈广亮
2010年12月06日15:16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长期以来,在我们国家关于个人与集体、社会关系问题上,我们一直被灌输以人生的意义在于奉献而非索取,或者说一直被教导着只有奉献才真正实现了个体的价值。然而随着1978年我国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和西方文化开始涌进国家,同时伴随国人的思想解放,不少人开始迷失了自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拜倒在了或钱、或色、或权等诸种浮华诱惑之下。虽然一些较为清醒的仁人学者也开始反思人生的意义,并试图从人的本质上寻到解答,不过总体上尚未给出有力的说服。

  笔者认为解决这一问题首先需要明白一个概念——什么是人,即人的本质是什么?因为对人生意义的解答自然首先离不开对人自身的明确认知。想象一下,一个如果对于自身尚不能较为清楚认识的动物又如何能够较为合理的支配其行为呢?不过,恰恰在关于人是什么这个根本问题上,整体人类的认知出现了极大的迷惑。譬如纵观古往今来对于人自身进行研究的学者大师对人自身的解读,确乎众说纷纭、使人莫衷一是。各种神创说坚持是诸神创造了人,古典时期的哲人则定位人是没有羽毛的两脚直立的动物,两者均表明着早期人类对人本身探索的朴素认知。文艺复兴运动标志的近代社会来临以后,人们对人的理性认识增多了一些,不过依旧充满着片面的理解。生活在17世纪的帕斯卡在注目到人的伟大理性和脆弱个体性时,坚持’人不过是一根苇草,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虽则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启蒙运动时期,对人的机械认识达到一个高潮。在德国思想家赫德尔看来,“语言是人的本质”,而人是动物和上帝之间的环节。而机械唯物主义论者拉美特利则得出了“人是机器”的论断。他说,“人归根结底是一些动物和一些在地面上直立着爬行的机器而已”。从18世纪末开始,西方国家由于科技领域工业革命的如火如荼的展开,在政治上亦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资产阶级向旧式的封建阶级夺权的革命运动。因而伴随科技和政治上的变革,整个社会生活开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种人类从此开始战胜自然界的变革。在这种社会全面巨变中生活的人类不仅思想得到极大的荡涤、更极大的启迪了人类对于自身的发散式思维。史上所谓的对人类社会运行规律探知的马克思主义即诞生在这一时代。被标榜为发现了人类社会运行的终极坦途的马克思当然不仅通过纷繁的社会表象找到了人类社会运行的规律,同时也由此揭开来对人自身本质认知的千年谜团。奇怪的是,尽管马克思发现了关于人自身本质的金率,然而当时代的以及其后时代(很长时间内)的不同的人,并未出现更多的坚定的认同者和科学的普及者。敌对的阶级人们敌视其理论,统一阵营的人们或误解或机械片面的理解其理论,自然使更多的人不能及时和从根本上了解到自身作为人的真正本质。总体上而言,敌对阶级坚持人自身蕴涵的易被察觉的自然本质,同一阶级的人士则从人自身蕴涵的社会本质

  ——敌对阶级的对立面宣扬人的本质。

  在这里,笔者着重列举一些有关对人的本质错误解读的各种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1、传统的所谓的经典解读,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果整个世界分为自在世界和人类世界两部分,并且人类世界是人类在实践基础上形成的人化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统一体,人的社会关系是人的活动的对象化,是不是不管个体有无关系和有多少关系,只要个体不断创造关系即更是属于人类?2,人的本质是人性,一说人的本质是自然性,一说人的本质是社会性。首先人的本质是人性,而由于人的本性属善抑或属恶尚无从解答,又如何明确规定人的本质?其次,人的本质是自然性无疑是使人向自然界的诸种动物看了齐;而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则又轻易的使一般个体泯失了自己的需要。此外马克思主义者对于人的本质的认识当然还有其他解读,不过多数均是偏离了马克思本人对于人真实本质的本真理解。

  人的本质是什么?

  马克思认知的人的真实本质是什么?两者是否真实一致?

  我们通过马克思恩格斯为无产阶级、为整个人类求解放、谋幸福的一生经历并仔细研读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关于人自身认识的理论,即明显的发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发现的人的本质在于对幸福的追求。恩格斯曾经直接指出,“在每一个人的意识和感情中,都有一些作为颠扑不破的原则存在的原理,这些原理是整个历史发展的结果,是无须加以证明的……例如,每个人都在谋求幸福,个人的幸福和大家的幸福是不可分离的,等等。”事实上,人的本质是对幸福的追求很早一些时候已被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所证明,譬如湖南大学教授王双桥先生早在1997年即发现了马克思关于人自身本质的幸福追求。那么,如果人的本质界定为是对幸福的追求,什么是幸福?在马克思看来,即是需要的满足。它有一个前提,包含三个内容。前提是任何对其幸福追求的个体不能损坏同时代其他个体对其幸福的努力和不同时代子孙后代对其幸福的追逐。犹像某西方哲人所指出的社会和谐只能存在于任何个体对其目标的追逐并不损害其他个体的同样努力的状态中一样,幸福社会的出现只有存在于任何个体对其需要的追逐并不损害其他个体的同样努力状态中;而需要的满足则包括三个层面:物质经济层面,从首先满足基本的衣食住行需要开始,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逐步改进档次,最终使人能够从自然力的奴役上解放出来。换句话,使人能体力劳动束缚中解放出来的现代化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共产主义社会首先即是使人物质经济上达到最大幸福的状态的社会;制度秩序层面,从一般公民要求的能够最低保证其生存权、发展权,到逐步的平等权、民主、一般的言论结社集会自由、参与权,直至最终使社会全体成员从社会关系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同样,使全体社会成员从社会关系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的社会是使人在文化制度层面上获得最大幸福的共产主义社会;精神价值归属层面,从一般公民最初无意识的迷信各种超自然的虚幻偶像,譬如古代社会崇拜的各种鬼神,到逐步的追逐和谋求自我精神世界的丰富,直至最终全体社会成员实现从自我的禁锢中完全获得解放--共产主义社会正是使全体社会成员最终实现彻底精神解放的社会形态。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只有能使人在物质层面、制度层面、精神层面彻底解放、实现自由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实现人的本质的需要满足即幸福的社会,那么社会发展水平较低的前共产主义社会的个体自然不能获得幸福——三个层面的需要满足--因而即不是属于人吗?显然这是由于对幸福的狭隘理解所必然引发的疑问。因为个体追逐的三个层面的需要的满足即谋求的幸福是有层次的。当社会发展的水平较低时,其时的社会成员对其时社会所能生产的三个层面的努力及其获得即实现了那个社会状态的幸福。只不过社会发展的水平越高,社会成员从三个层面实现自我的解放度也就越大,因而幸福水平也越高。共产主义社会即是实现人的三个层面上最大幸福的社会形态。

  所以,对于人生真正意义的探寻即是对人的本质的探寻,也即是对人的幸福的获得的探寻。一个社会个体为社会做出了自己的应有的贡献,他因此从社会中得到了相应的物质层面、制度层面和精神层面的奖赏,即自我的三方面需要同时得到了一定的满足,因而获得了一定的幸福,实现了其人生的一定的意义。但是在五种可能的逻辑关系——损人不利己、损人利己、不损人不利己、利人又利己、利己不损人中只强调利人而无关乎是否利己(可能利人又利己、也可能利人不利己、甚或不利人不利己)的价值观不仅有悖普遍个体平等发展的普遍价值,也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所摒弃的--因为它不仅在事实上也间接地导致了人们对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社会形态的误解、不满,不顾及先进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分子自身同样存在的对三方面幸福需要的追求同样也是廉洁公仆滋生腐败的一个原因。因此,对人生意义的探究可以说即是对人本质的探究,而人生的真正意义不仅仅是奉献、更是或者确切的是对幸福的追求。

(责任编辑:秦华)
相关专题
· 马克思主义学习网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