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金融危机看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李兴山
2010年12月27日13:23  来源:《学习时报》

  爆发于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既是一场灾难,也是一笔财富。如果能从中正确地吸取教训,就能为人们提供难得的经验和启示。这次金融危机对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能够得到一些有益的启示。

  这次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和蔓延,确实与美国政府长期奉行减少国家干预、对资本市场放松控制密切相关。关于这一点,连格林斯潘也承认:过去错误地相信自由市场可以调节金融体系而无需政府加以监管,是这次金融危机的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实际上,次级抵押贷款从上世纪 90年代初就开始在美国发放。进入90年代末,则迅速膨胀。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美国政府本应注意到这一高风险金融产品对经济可能产生的危害,尤其是当这种贷款被金融机构制作成各种金融衍生产品大量流向市场时,更应及时发现并采取措施。可惜自上个世纪 80年代里根时代开始,美国的经济自由主义就占上风,而且像美国这样金融业高度发达的国家,一直没有一个非常权威的监督机构有效地行使金融监管的权力。这样,就使大量金融证劵机构置经济安全于不顾,利用过于自由宽松的环境肆意进行投机,从中获取巨额利润。正如美国投资家吉姆禈罗杰斯所说:“人们可以不付任何定金和头款,甚至在实际上没有钱的情况下买房子,这在世界上是唯一的一次”。也正是这个原因,美国这次应对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要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和监管,并通过注资拯救一些关键的企业和金融机构。今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金融改革法案。该法案扭转了此前几十年忽视监管的政策导向,核心内容就是要设立高权限的消费者财务保护局,以加强金融法规的制定和监管。法案还将一些新的权力授予了联邦官员,使官员们可以随时发现经济中出现问题的迹象并予以监督,并首次规定可以对界定模糊且极为复杂的金融衍生品行业进行监督。有舆论认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金融改革法案。奥巴马本人也宣称:“因为有了这项法律,美国人民再也不会为华尔街的错误买单了”。

  美国金融危机后,由于我国相对来说受影响较小,同时又及时采取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较快地克服了影响,渡过了难关,并依然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势头。在这种情况下,国际上在喧嚣“中国威胁论”的同时,又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他们高谈“中国模式”,说美国也要搞社会主义了,并鼓吹中国要拯救全世界,要充当全球发展的火车头等等。

  那么,我们到底应怎样吸取美国这次金融危机的教训,怎样正确看待自己,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呢?总体上说,应当实事求是、头脑清醒,既不能沾沾自喜、盲目乐观,也不能脱离实际、机械照搬。

  对于如何从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看我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一命题,目前国内外就有不同认识。有的认为,我国金融业之所以相对来说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较小,是因为政府强化了对金融的监管。而所谓中国模式,就是中央集权和强势政府的模式。这些看法,并不是毫无道理,但也很不准确、很不全面。

【1】 【2】 【3】 

 

(责任编辑:秦华)
相关专题
· 马克思主义学习网
我要发表留言
署名:        验证码:
          留言须知

《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马恩全集》及《列宁全集》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大型资料数据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宁全集》60卷

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第七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
 中央编译局与湖北省委宣传部主办 主题为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

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劳动价值几个概念的新释
 劳动,做为人类认识和改造客观物质世界诸活动的总称,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产生和发展于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四个重大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