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中国援助是为了津巴布韦人民
——访刘贵今大使
刘鸿武
2011年07月22日09: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白人统治时期,只占人口极少数的白人大农场主无偿地剥夺和占有大片良田,且这些良田有些用于饲养野生动物。而大量的黑人少地或无地,他们最主要的诉求就是解决土地问题。

  津巴布韦陷入困境孰之过?它与西方关系日益恶化责任在谁?笔者邀请中国资深对非外交官、首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1995—1998年曾出任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的刘贵今谈谈他的看法。

  刘鸿武:刘大使你好。1980年代独立之初时,津巴布韦政治经济状况不错,但自90年代中期以来,津巴布韦政局出现动荡与混乱,你认为其核心问题是什么?

  刘贵今:核心问题还是土地问题。津巴布韦的土地问题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当年搞武装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黑人的土地问题。白人统治时期,只占人口极少数的白人大农场主无偿地剥夺和占有大片良田,且这些良田有些用于饲养野生动物。而大量的黑人少地或无地,他们最主要的诉求就是解决土地问题。

  后来在伦敦兰开斯特大厦谈判时,达成协议,即津巴布韦可以独立,独立后采取赎买政策解决土地问题。由英国政府出钱,贷款给津巴布韦政府,然后津巴布韦政府用这笔钱从那些愿意出卖的白人农场主手中买回土地,分配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该协议由美国担保,但是到后来,他们仅提供了很有限的资金,买回的土地也很有限,满足不了津巴布韦广大农民对土地的渴望。在这种情况下,穆加贝总统对西方有所批评,西方也停止了对他的资金援助,使得津巴布韦的土地问题愈加突出,一方面白人不愿意卖,另一方面即使有人愿意卖,津巴布韦人也没钱买,经济也越来越困难。我在津巴布韦任大使时,这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

  刘鸿武:津巴布韦当时的土地问题有多严重?

  刘贵今: 土地问题已成为一触即发的问题,我那时对这个问题做过研究,也拜会过津巴布韦一些政要,包括土地部长坦戴先生。当时政府并没有授权我帮他们出什么主意,但是作为津巴布韦的朋友,我私下里还是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我向他们建议,用土地闲置税的方式促使那些白人交出土地,或者贱价交出土地,规定如果五或十年内不开发这片土地,每年增加土地税。但是他们说,这个也不好办,白人养几头动物也就算开发了。我讲,你也可以规定饲养动物要有限制,不允许用良田养动物,土地也可以划分成不同的等级,可耕地不准养动物,只有那些不可耕作的土地才允许,用这种和平的方式解决土地问题。

  后来还是发生老战士占领农场这样一种革命性事件,虽然一定程度上这是老兵自发的行为,但是政府也有些放任和默许。

  刘鸿武:有一种说法,是说穆加贝执政出现了问题,陷入困境,他有意通过这种方式转移国内的视线,以此来和西方对抗。津巴布韦与西方的关系搞得那么僵,你认为责任在谁?

  刘贵今:关于责任问题,我经常跟人讲,不能只看硬币的一面。穆加贝多次高调表示,不愿意花钱买回土地,他有一个理由,说当年白人抢夺土地的时候一分钱也没花,凭什么让我们花钱买回本来就属于我们的土地?从白人农场主方面说,他们也有他们的道理:我们毕竟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也是津巴布韦的居民,是津巴布韦少数民族,毕竟在这里有很多投资和开发,你无偿剥夺我,当年殖民时代的事情,于我又何罪之有?所以,用赎买的政策给予一定的补偿,特别是对一些已经开发的农田水利,应该是合情合理的。这个事情不能完全责怪穆加贝政府,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可推卸的道义责任。

  刘鸿武:西方和穆加贝政府的紧张关系,除了土地问题,是不是也有意识形态冲突方面的原因?

  刘贵今:应该说是有意识形态的原因。西方国家大力推行多党民主制,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很多国家都跟进,只有津巴布韦还在那里顶着,当然被西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穆加贝先生是老资格,第一代民族领导人,有强烈的民族尊严感和独立意识,他也经常公开批评西方,这也是西方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不管怎么说,津巴布韦的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穆加贝先生没有处理好这些问题。

  刘鸿武:津巴布韦后来经济几近崩溃,通货膨胀如脱缰野马,出现严重社会危机,但穆加贝为何能一直执掌政权至今?

  刘贵今:老百姓是支持他的,特别是农村百姓。我在任期间,曾经利用有限的大使援助费用向津巴布韦的一些部长和他的选区赠送一些收音机、自行车等,然后和他们一起去他们的选区,包括农村地区去发放,老百姓热情很高,他还是得到部分人民支持的。而反对派民主变革运动领导人茨万吉拉伊先生,更多的是得到城市知识分子阶层的支持,城市人口接触西方媒体及西方事物的机会多一些,对多党民主也更加崇尚。所以,津巴布韦这个情况,事实上是一个悲剧,孤掌难鸣,不应该一味指责穆加贝,一味指责津巴布韦政府。西方在很多做法上也有双重标准,处理失当,首先是自食其言,才造成了局势恶化。我觉得应该全面去看待。

  刘鸿武:西方对他施压很严重的那几年,是不是中国对穆加贝政权支持力度很大?西方也经常拿这个事攻击中国,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贵今:我们外交上有个既定的政策,不干涉别国内政,在津巴布韦这个问题上也是这样,你搞一党制也好,多党制也好,这是你本国人民的选择。另外,还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就是我们从来不以自己的援助做杠杆来施加政治影响,推销我们的模式或意识形态。我们的援助与合作是为了帮助这个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帮助这个国家促进和改善人权。我经常讲,对津巴布韦的制裁和禁运,谁遭殃了?是老百姓,谁的人权受到损失?还是老百姓。你的本意也许是为了促进人权,但是这种做法行得通吗?你能派兵到一个国家把他的政权推翻吗?不能。

  中国的这种做法就是把援助和意识形态的东西脱钩,不管是否喜欢,该做的事情我们还是继续去做。但是,这不应该被解读为我们只是支持穆加贝政权或他本人,我们是为了支持津巴布韦人民,是保护和促进津巴布韦人民的人权,是为了更多的津巴布韦人过上温饱的生活。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
(责编:陈叶军)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