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理论

以“界线伦理”构建亲子教育价值体系

张彦

2010年10月29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亲子教育以塑造父母与子女之间和谐的亲情关系、促进子女健康成长为目标,在促进家庭和社会和谐、规范个人行为方面具有重要作用。随着经济市场化、交往网络化、服务社会化的发展,当前我国的亲子教育出现了一些道德困境和伦理风险,如果不能妥善应对,轻则不利于孩子成长,重则影响家庭乃至社会的和谐。

  当前亲子教育面临的突出问题

  慈孝不对等的道德困境。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分为两个方面,一是父母对子女的慈爱,二是子女对父母的孝敬。中国儒家伦理认为,慈孝精神是人最基本、最原初的道德,是仁义之本、礼仪之源。一般说来,父母子女间慈孝的伦理关系是对等存在的,都在与对方的关联中获得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是一种基于血缘、生发于情境和角色互换的亲子伦理。但如今,亲子关系日益单一化、教育培养日益知识化、家庭劳动日益社会化使得许多原来家庭的职能趋于萎缩和退化,亲子教育的中心发生转移,导致亲子关系淡化。比如,在线生存和网络交往日益增多,面对面的亲情关怀却日益减少;很多子女没有时间“常回家看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空巢老人”。

  生、养、教不对等的伦理风险。一般说来,子代的抚养要由父母亲代完成,但现代社会生、养、教链条出现断裂,不少父母只担负生育的责任,而抚养与教育的责任往往由隔代或以社会化方式来承担,这就使得亲子教育出现了新的伦理风险。一是隔代抚养的伦理风险。父母与祖父母辈对孩子不同的抚养理念、方式和做法导致产生很多代际矛盾,不利于孩子的成长与家庭的和谐。二是社会化抚养的伦理风险。婴童抚养本来是私人家庭领域的事务,现在则出现了社会化趋势,比如,育婴机构、月嫂、保姆等参与进来。这在给家庭带来方便的同时,也产生了亲子关系失落疏离的伦理风险。

  构建新型亲子教育价值体系

  解决当前亲子教育面临的突出问题,一个途径是构建与现代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新型家庭亲子教育价值体系。那么,如何构建这样的教育价值体系呢?这无疑需要从多方面做出努力,其中应该把“界线伦理”作为一个伦理基础。界线伦理要求亲代和子代都有自己独立而明晰的精神边界,这种精神边界是指自我存在所需要的空间、时间、自由意志、自我责任、个人主权和情感距离等。可以说,精神边界决定了人们在社会人际交往中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指导着人们怎样与外在世界进行沟通和交流,并且影响着这种沟通和交流的效果。合理恰当的界线,健康和谐的亲子关系,对亲代和子代双向关系和道德素质必然会产生良好影响,并由此促进亲子关系的全面提升。具体来说,亲子教育的界线伦理建立在以下几个基本价值原则基础之上。

  自主原则。自主原则凸显了人之为人的重要意义,也体现了道德主体对价值进行排序的选择能力。认可、尊重每个人的主体存在,认可、尊重其自我决定的能力,是进行一切伦理讨论的前提和基础。在亲子关系中,无论是亲代还是子代,只有具有自主意识,才能明确“界”、确定“线”,才能形成新型亲子关系。

  爱的原则。爱的原则是亲子关系中的基本原则,而且这种爱是双向的、互动的。这一原则不仅是平等、尊重、权利与义务对等诸原则的基础,而且延伸出理解、关心、爱护、责任等具体价值规范。爱的原则贯穿于亲子生活的始终,对亲代和子代具有安抚和心理慰藉、温暖、亲密等情感功能,从根本上保证了亲子关系的和谐与幸福。

  关怀原则。亲子之间的关怀是出于内心的自觉,而不是外在的强迫。只有这样,界线伦理的构建才具有真实的生活基础。因为只有出自真心关怀的动因,才能理解亲子关系中“分界”的独立意识的重要。

(责编:秦华)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