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探寻中国特色的生态之城
朱苗苗
2010年10月18日16:35   来源:中国教育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我国已经深入人心。什么样的城市才能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呢?世博会无疑提供了一个借鉴国外先进理念的机会。在世博园城市最佳实践区里,“绿色之都”——毗邻德国黑森林的小城弗赖堡,被公认为欧洲可持续发展和生态城市的典范,为我们展示了其20多年来坚持的可持续城市规划和建设指导理念及其丰硕成果,而其城市建设历史和实践经验可以给中国城市发展提供重要启示。

  弗赖堡的城市发展指导方针和实践范例可以总结为:利用太阳能、生物质能、沼气、风能等可更新能源,按照比欧洲普通房屋能耗节约至少70%化石能源的房屋节能标准建房,节约建筑用地,使用生态的、保护环境的建筑材料,缩减城区间的道路交通。这些理念和实践的效果也显而易见:环保节能产业成为弗赖堡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促进经济发展、增加就业,使弗赖堡成为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德国城市之一。

  弗赖堡被誉为欧洲的“生态之都”,既有其本身历史文化和政治的原因,也有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规律作为外因。在弗赖堡19世纪到20世纪的城市建设发展历史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从“现代性”到“可持续性”的规划指导理念的转变。

  历史上,作为通往黑森林的大门,对森林和田园自然的热爱是弗赖堡居民的文化传统。19世纪至今,弗赖堡一直是中产市民阶级为主的城市,知识分子、公务员和职员占居民比例较高,他们对城市生活质量和保护自身利益的诉求很高。同时,他们也是后物质主义价值观转变以及新兴的社会运动包括环保运动最早和最直接的参与者。从政治角度看,1980年德国绿党成立前,弗赖堡已经成为环保活动的桥头堡,发生过规模较大的反核电站运动。目前,弗赖堡的绿党选民占市民总量的25%以上,市长也来自绿党。从经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二战后,弗赖堡在城市重建的过程中进行过要现代还是传统城市面貌的大讨论。当时,受欧洲普遍的“汽车城市”和“现代城市”的理念影响,弗赖堡扩建了大量城市公路、大型停车场、郊外高层住宅群。及至上世纪70年代,却开始面临城市环境污染和“现代城市病”的威胁。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节能和环保对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城市的宜居都有重大意义,对太阳热能的尝试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弗赖堡的政府、专家和市民上世纪80、90年代曾就城市规划方针逐渐达成共识,认定实现可持续发展是唯一出路。从那时起,弗赖堡政府投入巨资改善自行车和公共交通,大力支持研发太阳能和新能源的利用,房屋建筑规定使用隔热材料,提高房屋节能标准,将节能和环保作为城区改造和新建的原则方针,定期奖励和资助居民自己组织的节能和环保项目,市民逐渐将“生态之都”作为身份认同标志。

  弗赖堡在节能、环保、交通、宜居度等诸多方面固然值得借鉴,却不是我国城市可以全盘照搬的。目前,国内城市建设似乎出现了一种盲目模仿西方的误区。以上海模仿德国风情、由著名德国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安亭新镇为例,它的初衷是把德国的住房节能技术、环保理念和欧式生活环境引进国内。小镇建成几年后,最初设想的可持续指导理念收效甚微,从入住率看也没有获得经济上的成功。

  像弗赖堡这种具有典型欧洲浪漫田园气息的城市规划形式其实并不符合我国城市发展的需要。第一,中国现有的城市规模和人口密度都比德国城市高出几个数量级。弗赖堡面积为153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329人,上海总面积为6400平方公里,平均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800人,这还是人口稀少的崇明岛也被计算在内的结果。因此,别说弗赖堡市区内普通低密度住宅我们承受不起,就是在距离城区遥远的郊区修建低密度的花园洋房并依赖私人汽车作为交通工具也是对资源和能源的极大浪费,同时加剧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公。第二,中国潜在的城市化规模意味着城市膨胀的速度绝非欧洲城市可比。相对于人口稳定的欧洲城市,这个变量也决定中国城市规划的时效性面临巨大挑战,城市基础设施的承载力接受巨大压力。西方规划模式不适用这样的膨胀速度及其带来的社会压力。第三,我国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耗增长的速度决定城市必须发展和节能并重,不能像欧洲城市那样,经历上百年时间先发展积累,发现错误后再进行调整和纠正。第四,节能和环保技术的开发利用及其生活方式成本很高,技术的本土化过程需要较长时间。盲目快速的复制只会适得其反,造成浪费。

  但是,没有直接可复制性不等于弗赖堡的经验无用。恰恰相反,其城市规划和建设指导理念的演变过程对中国的城市建设和发展有重要的启发意义。其一,在弗赖堡深入人心的城市可持续发展理念是指导当代城市规划的基本理念,我国在城市规划方面不能违背这个原则,更不能等待能源和环境危机来临再采取措施。这既涉及中国自身发展,也涉及中国在对外经贸往来和外交战略上的主动地位。其二,弗赖堡对可持续城市的具体诠释和演绎让我们认识到节能环保的城市并非专家玩弄新概念和政客们用来沽名钓誉的噱头,相应的城市规划也并非“墙上挂挂”,而是切实可行的。其三,在经过实践检验过的环保节能技术上,不论是太阳光电技术、被动节能房屋,还是尽量利用当地建筑材料等,弗赖堡的具体做法均值得我们借鉴。因为人口数量的差异,我们比西方城市更需要在技术环节上减少能耗。一旦我国的节能环保技术形成规模,推广范围更大,其成本也会大大降低,经济效益突出,成为良性循环。

  总的说来,中国需要探索出有自己特色的城市发展模式,既节能环保,又能适合高密度、大规模、快速经济发展的城镇。从中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的能力看,没有理由妄自菲薄,只是不能心浮气躁。山水城市也好,和谐都市也罢,都不应偏离这样的思想:节能环保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它服务的对象是居住在其中的人;环保意识和环保科技对探索出适合中国国情的宜居生态城市同等重要;节能环保城市是未来城市竞争力的关键指标。

  (作者单位: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
(责编:郑光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