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理论 >>
如何促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知行同一
丁东铭 冯泽明
2009年10月14日08:57   来源:理论前沿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知行不一最主要的原因是信仰危机,即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不认同和不信任。要解决信仰危机,除了要跳出固有的口号式的教条宣传模式,用社会学和制度分析的方法重新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本身的科学性之外,还要针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传播者和受众建立制度化的道德评价体系。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一次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战略任务。即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自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在任何社会形态之中,都有其特有的核心价值体系。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是维持和促进社会整合的必要条件。任何一个社会想要维持良好的运转而不发生大的问题就必须具备一些基本条件。而基本条件之一,就是社会整合机制的建立和健全。就我国而言,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和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就是维护和促进我国社会整合的核心载体。令人担忧的是,人们在重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过程中遇到了知行不一的瓶颈。

  为了突破这一瓶颈,很多学者从伦理学、心理学或单纯从思想政治教育实效性的角度阐发了各自的见解。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四大原因:第一,市场经济体制的负面效应;第二,社会不良风气的消极影响;第三,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实效不强;第四,家庭道德教育的错位和缺失。

  实际上,如果要达成知行同一,就不能逾越知与行之间的中间环节——“信”。其实,阻碍知行同一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不信。不信任不认同规范的道德体系,这本身是有关伦理的问题,而深究原因,所谓不信又的确是一种心理现象。因此,从伦理学和心理学角度探究其原因并寻求其解决的路径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伦理学和心理学对道德失范现象的解读仅仅能起到解释学所能起到的作用。在道德失范的转型期内,只有通过建立完善的道德评价体系达成制度性均衡,才可能重新建构具有积极社会整合意义并且广为认同的道德规范体系。

  就目前来看,主要有两大相互交错的社会现象对当代人们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产生负面的内向涟漪效应,一个是作为舶来品的激进派后现代思潮,另一个是中国土生土长的“熟人社会”的现实。

  第一,激进派后现代主义主张极端的非理性主义、关注语言、取消真理,具有典型的反人道主义倾向和反理性主义倾向。鲍曼在1997年写的《后现代性及其不满》一书中,把“消费主义”(即对“享乐”的追求取代了对“利润”的追求)作为激进派后现代思潮的根本标志。其实,正如鲍曼所言,所谓后现代主义就是在消费主义的主导下,杂糅了多元主义、易碎的和破碎的文化、权威的分散性等思想在内的一股“反现代性”的非主流思潮。事实上,几乎在以崇尚理性为特质的“现代性”这个概念问世的同时,以批判理性为特质的“后现代性”就紧跟着应运而生了。虽然这股思潮在其发源地欧洲早已成为过去式,但它在北美仍然蓬勃发展;在东亚,如今它正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开来,在中国也大行其道,并且,它本身具有的解构性特点对中国的年轻一代产生了巨大的消极影响。年轻一代已无法体会或想象从前衣食匮乏的日子。相反,人们开始关心如何表现个人特色和性格,开始重视个人主义。这股思潮披着舶来品的华丽外衣,尤其使民族自信心明显不足的年轻人容易盲从。
【1】 【2】 

 
(责编:赵晶)

相关专题
· 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理论前沿》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