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分享

中國式現代化的人類文明史意涵

周樹春

2022年01月10日08:26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中國式現代化的人類文明史意涵

“黨領導人民成功走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繼習近平總書記“七一”重要講話,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決議》重申的這一重大宣示,既是對中國現代化進程的高度概括,也深刻揭示了中國現代化在人類文明進步史上的重要地位。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中國在現代化征程上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並以前所未有的偉大社會革命深刻影響了世界歷史進程,為人類社會發展作出不可替代的特殊貢獻。

創造發展奇跡的現代化經驗

人類文明史是人類生存生產方式演進的歷史。自人類社會從農業時代走向工業時代以來,世界歷史是圍繞波及全球的現代化浪潮展開的。作為世界現代化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持續時間最長、惠及人群最廣的發展奇跡,中國不僅以巨大體量的現代化成果貢獻於世界發展,而且改寫了世界現代化的歷史經驗。

破解“大規模發展”世界性難題。“超大規模”是中國現代化的突出特征。18、19世紀的英國現代化是“千萬級”,20世紀美國現代化達到“上億級”,而“十億級”的中國現代化不僅貢獻70%以上全球減貧人口,而且將讓世界“現代化人口”翻一番多。人口規模對處於現代化不同階段的經濟體產生不同“系數”效應,在發展中國家,各種問題都因這一結構性約束而變得格外復雜。世界第一人口大國推進現代化,困難之艱巨世所未見。“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了“超大規模發展”的歷史性突破。

應對“壓縮時空”的復雜條件。中國幾十年時間走過發達國家幾百年發展歷程,也意味著“先發”國家在幾百年現代化過程完成的任務,要在大大壓縮的時空中集中完成。“先發”國家的“串聯式”現代化,一個時期完成一項任務﹔中國的“並聯式”現代化,工業化、農業現代化、信息化等疊加推進。特別是作為同資本主義不一樣的一種“共時性存在”,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面臨特殊的壓力阻力。中國現代化是空前的社會實踐,被譽為“世界最大的經濟社會變革實驗室”。

粉碎“國強必霸”的“叢林法則”。世界現代化史也是一部“弱肉強食”的歷史。“先發”國家的現代化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對落后國家和民族的財富和資源掠奪基礎之上,因此造就了世界歷史上一個殘酷的殖民主義時代,並在此基礎上構建起西方資本主義的霸權主義世界體系。從美洲土著民族的“種族滅絕”到非洲和美洲之間的“黑奴貿易”,都標志著西方現代化的“原罪”。從“三十年戰爭”到“七年戰爭”,早期歐洲國家現代化更伴隨著國家間戰爭。中國以巨大的體量推進現代化,沒有出現歷史上與大國崛起伴生的劇烈動蕩和戰亂,是第一個以和平發展方式實現現代化的大國。除了“經濟快速發展”“社會長期穩定”這“兩大奇跡”,中國現代化還創造了“國家和平崛起與世界和平發展相統一”的奇跡。

重塑國際格局的發展道路

作為各個國家和民族走向繁榮進步的普遍選擇,現代化是一場深刻的思想革命、社會變遷和歷史轉型,並由此塑造著世界的發展格局。在這場曠日持久的“馬拉鬆”中,“中國式現代化”作為“后來者”,創造了人類發展新模式,在世界發展變革轉折期,深刻地影響著人類文明格局的重建。

打破“西方中心主義”格局。西方國家因率先邁入現代化,成為近代以來世界歷史發展的主導力量,其他國家在資本主義全球擴張的沖擊下被卷入現代化大潮,這在客觀上形成了一個雙重格局。一方面,世界現代化呈現由西向東、自北向南傳導擴散的過程,形成“西強東弱”“北強南弱”的局面。同時,西方主導的現代化話語認為,西方社會是現代社會的標本,現代化隻能在西方文化土壤中發生,非西方世界實現現代化,必須“西化”。但社會歷史條件的多樣性,決定了現代化道路選擇的復雜性,照搬西方模式的現代化實踐大都是失敗的。中國現代化的成功經驗顛覆了長期存在的“西方中心主義”現代化理論,“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同時,中國現代化的巨大成功也是推動形成“東升西降”“南長北消”世界發展趨勢的深層核心因素,對重塑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建構更加合理均衡的國際秩序,產生深遠影響。

走通“超越卡夫丁峽谷”之路。世界范圍的現代化進程同資本主義的興起與擴張具有同步性,業已完成的現代化也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發生的。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認為,東方經濟文化落后國家可能“不通過”資本主義的發展階段,既繼承資本主義時代的成就,又免遭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苦難”——即卡夫丁峽谷,直接進入社會主義並進行社會主義建設。俄國“十月革命”在“帝國主義統治鏈條上的薄弱環節”取得社會主義的“一國勝利”,使社會主義從理論和運動成為現實制度和現代化實踐,並在二戰后從“一國”發展到“多國”。但隨著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國家改旗易幟,“跨越卡夫丁峽谷”的現代化探索半途而廢。今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這標志著,中國作為第一個成功走出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的國家,實現了馬克思的偉大構想,為人類社會探索面向未來的新的文明形態提供了中國方案,“讓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煥發出新的蓬勃生機”。

昭示人類進步的價值境界

“中國式現代化”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為始終掌握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歷史主動,始終站在歷史正確一邊和人類進步一邊。作為世界現代化進程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式現代化”不僅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成果,更好適應現代社會化大生產發展要求,從而贏得相對於資本主義的發展優勢,而且堅守和體現人類發展進步的理想目標,盡顯“超越型現代化”的時代進步性和價值正義性。

實現“人類與自然的和解”和“人類本身的和解”的統一。“兩大和解”在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體系中居於重要地位,既表達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崇高理想,也代表著人類一直以來的社會理想。人類發展史就是不斷處理人與自然以及人類社會關系的實踐過程。資本主義的高歌猛進帶來社會生產力極大發展,也造成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之間尖銳的矛盾、對立和沖突,導致嚴重的生態危機和社會危機。今天,“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在推進現代化過程中如何處理好“兩大關系”仍然是世界發展的重大課題。“中國式現代化”是實現“兩大和解”的中國實踐和當代版本:一方面,提出“地球生命共同體”理念,堅定走向“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雖然人均主要非可再生資源大大低於世界平均水平,但處於現代化攻堅階段的中國把生態文明建設提升為國家戰略,確立“雙碳”目標,將以全球歷史最短時間實現從“碳達峰”到“碳中和”,堪稱世界現代化史上的偉大壯舉。另一方面,堅決防止“兩極分化”,實現“共享發展”和“全面發展”。中國現代化是從“普遍貧窮”走向“共同富裕”的發展過程,雖已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但基尼系數仍處在較高水平。同其他一些國家不同的是,中國把“共同富裕”設定為社會主義現代化不可偏移的既定目標。從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到推進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再到提出“全體人民共同富裕邁出堅實步伐,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具體目標,都標志著“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的理念和實踐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不斷達至新高度。

建設“美好社會”和“美好世界”的統一。“我們不能因現實復雜而放棄夢想,不能因理想遙遠而放棄追求。”對美好理想的不懈追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底層邏輯和價值定向。作為當代中國最高政治領導力量,中國共產黨把“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的初心使命和“為人類謀進步”“為世界謀大同”的胸懷擔當,自覺貫徹到“中國式現代化”的偉大實踐之中,讓中國發展同世界發展緊密結合起來。展望“小康后”時代,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2049年建成現代化強國的中國,絕不是一個“大號版”的“發達社會”,而必將是一個全社會創造美好生活的動力源泉更加充分涌流,效率和公平在更高水平上實現統一的“升級版”現代社會。同時,新時代中國以堅定不移辦好自己的事情貢獻於人類發展進步,推動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在當下的歷史方位上,“中國式現代化”標示出致力於“兩個美好”建設的方向和路向:在中國,從“小康社會”走向“美好社會”﹔在世界上,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共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作者為全國政協常委、外事委員會委員,中國日報社總編輯)

(責編:萬鵬、代曉靈)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