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積極推進服務業企業全面融入國際市場

夏杰長

2019年09月17日08:09    來源:經濟日報

原標題:積極推進服務業企業全面融入國際市場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增強服務出口競爭力,積極推進我國服務業企業全面融入國際市場,是推動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瞄准國際標准提高水平”“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這為更好推動服務業“走出去”指明了方向和路徑。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們要在總結以往經驗的基礎上,大力推進改革創新,不斷增強我國服務出口競爭力,推進我國服務業“走出去”更好融入國際市場。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從東部沿海到沿江、沿邊和中西部內陸地區,從制造業到服務業,從“引進來”到“走出去”,逐漸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對外開放新格局,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開放發展道路。目前,我國正處於由制造業參與全球化分工到制造業和服務業全面融入國際市場的改革發展進程中,服務業“走出去”全面融入全球化分工,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第一,支持我國商品“走出去”。加入WTO以來,我國參與全球化分工的步伐不斷加快。最初,由於大部分生產企業對出口商品沒有經驗,因此很多出口企業採用的是間接出口。隨著我國出口商品數額不斷增長,間接出口的弊端逐漸凸顯,主要是對中間商依賴性強、企業難以及時獲取海外市場信息、不利於樹立企業國際市場形象、不利於積累營銷經驗等,因此一些生產企業逐步在海外建立自己的銷售渠道,這種做法更好地促進了自己生產的產品進入國際市場。很多企業通過海外綠地投資、並購等方式建立起自己的銷售渠道和網絡,從而大大加快了我國商品“走出去”的步伐並提高了市場佔有率、增強了市場競爭力。

第二,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升。與發達國家跨國公司長期佔據價值鏈高端不同,長期以來我國以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土地價格等融入全球價值鏈分工,在全球價值鏈中我國主要承擔附加值較低的加工制造環節。由於價值鏈高端的研發、設計、營銷環節大部分集中在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手中,我國在參與國際產業分工中的收入佔比較低,僅僅是賺取微薄的加工費。隨著我國勞動力、土地成本不斷上升,環境保護與治理要求越來越高,以往這種以加工制造參與全球價值鏈分工的模式很難適應我國發展的需求,這就要求我國產業和企業不斷向價值鏈高端攀升,而全球價值鏈高端主要集中在價值鏈兩端的生產性服務業。因此,一方面我國正在加快服務業對外開放,不斷引進高端服務﹔另一方面還要積極謀求企業“走出去”發展生產性服務業,這既有利於推動我國各類企業“走出去”服務國外市場,又有利於更好利用國外先進的服務生產要素,助力我國服務業高質量發展。

第三,促進經濟增長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換。我國經濟正處於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期,經濟增長動力更多地依靠創新、結構升級和效率提升。而服務業無疑是一片創新藍海,服務業融入國際市場又將促進和放大創新成果。互聯網企業是我國創新發展最快的服務行業之一,近年來不斷出現各種新型服務業態、商業模式,很多都是互聯網企業的創新成果。另外,許多高端服務業本身就是創新行業,比如研發服務業、設計行業、創意產業等,這些新的商業模式、服務業態、技術又通過服務跨國貿易或對外直接投資走向海外,進一步擴大創新成果,從而更好實現創新驅動發展。

服務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產業,服務業發展水平是衡量現代社會經濟發達程度的重要標志之一。推動服務業更好“走出去”,是服務業國際化的一個重要途徑,也是提升服務產業國際競爭力的一個重要手段。推動我國服務業企業更好融入國際市場,要做好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積極利用我國制造業全球化發展的相對優勢帶動服務業融入全球化分工。相對於服務業,我國制造業已經全面地融入了全球化生產,因此應積極充分利用制造業全球化發展的優勢,通過制造業“走出去”帶動我國法律、咨詢、金融、研發、設計等服務環節更好“走出去”。二是在融入國際市場進程中,要順應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的趨勢,從提供產品向提供“產品+服務”轉型,為客戶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比如設備制造業可以發展租賃、金融、維修、安裝、售后等一系列服務。三是強化服務業內部相關行業協同“走出去”,並形成不同行業或不同企業之間的戰略聯盟。四是繼續扎實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我國服務業與其上下游產業協同“走出去”。五是充分發揮數字化在服務業開放中的作用。在數字化時代,服務貿易的傳統組織方式也發生了變化,貿易形式不再拘泥於跨境交付、商業存在、自然人流動和境外消費四種形式,也由此誕生出來一種全新的業態——數字貿易。數字貿易興起的直接原因在於數字經濟的發展,而根本原因是技術創新引發的生產組織方式的深度變革。從世界發達國家的產業動向來看,其無一例外都把發展數字貿易及國內規則的國際化作為重點發展方向。因此,在擴大服務業開放和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必須高度重視數字貿易的發展及國際規則的變化,積極鼓勵新業態發展,並積極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為數字經濟的國際規則制定貢獻中國智慧,為我國服務業企業全面融入國際市場創造條件。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吳兆飛、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