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

打好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

盛朝迅

2019年09月10日08:12    來源:經濟日報

原標題:打好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

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是支撐高質量發展的必要條件。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強調,要充分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的攻堅戰。這是從長遠戰略角度對我國產業發展作出的重大謀劃和部署,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戰略意義。

產業鏈是產業經濟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它是指各個產業部門之間基於一定的技術經濟聯系而客觀形成的鏈條式關聯形態,包含價值鏈、企業鏈、供需鏈和空間鏈等4個維度,涵蓋產品生產或服務提供全過程,包括原材料生產、技術研發、中間品制造、終端產品制造乃至流通和消費等環節,是產業組織、生產過程和價值實現的統一。產業鏈現代化的實質是產業鏈水平的現代化,包括產業基礎能力提升、運行模式優化、產業鏈控制力增強和治理能力提升等方面的內容。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充分發揮比較優勢切入全球產業鏈,經濟活力充分釋放,快速從一個農業國躍升為全球制造業第一大國,建立了門類齊全、體系完整、規模龐大和具有較高技術水平的產業體系,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實現了大幅提升,但關鍵核心技術缺失、產品附加值較低、產業結構不優、資源環境承載壓力大等問題突出,總體處於中低端水平,與高質量發展和建設現代化產業鏈的要求相比差距較大。特別是產業鏈控制力不強,關鍵技術領域“卡脖子”瓶頸凸顯。由此導致我國產業附加值偏低,在全球價值鏈上的增值能力較弱。這些問題值得引起我們高度關注。

產業是經濟發展的關鍵所在,是一個國家的立國之本。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風起雲涌,全球產業鏈加速重構與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等交織疊加在一起,現有國際分工體系面臨嚴峻挑戰。要深刻認識加快產業基礎能力提升、促進產業鏈升級、提高全球產業分工地位的緊迫性,充分發揮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以夯實產業基礎能力為根本,以自主可控、安全高效為目標,以企業和企業家為主體,以政策協同為保障,堅持應用牽引、問題導向,堅持政府引導和市場機制相結合,堅持獨立自主和開放合作相促進,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的攻堅戰。

第一,夯實產業基礎能力。產業基礎能力涵蓋底層技術、零部件和材料、基礎設施、質量標准、政策環境、人才隊伍等多要素,是產業發展的重要支撐和動力之源,直接決定了產業鏈水平的高低。當前,我國產業鏈水平和歐美國家的差距也主要集中在產業基礎能力方面。比如,底層工業數據和設計軟件、研發設備等技術工具匱乏,高端數控機床嚴重依賴進口﹔質量標准和檢驗檢測體系不健全﹔新型基礎設施服務水平比較落后﹔等等。

為此,應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重點加大對基礎零部件、關鍵材料、工業軟件、檢驗檢測平台和新型基礎設施等領域的投入力度,進一步調動國內產業力量,強化協同,組織實施產業基礎能力攻關工程,推動重大示范工程實施,加快補齊產業基礎短板。適應5G、人工智能、智能網聯汽車、量子通信等產業發展需求,加快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支撐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

第二,提升產業鏈控制力。產業鏈控制的基本形態有三種:全產業鏈控制、關鍵環節控制、標准和核心技術控制。全產業鏈控制的企業一般為產業鏈主導企業,主要通過契約方式組建產業鏈合作聯盟,通過優化聯盟內協作機制提升產業鏈績效,或通過核心能力培育,增強對產業鏈上下游其他產業的影響力,構建動態的產業鏈合作關系。關鍵環節控制更多地植根於自身核心能力的培育,利用自身更好的成本控制能力和競爭優勢掌握話語權。標准和核心技術控制則通過技術創新和產業發展之間的“互補互促效應”,在提升產業發展層次過程中進行市場控制和利潤獲取。由此可見,是否擁有產業生態主導企業、是否擁有具備“殺手锏”的零部件供應企業,是決定產業鏈控制能力的關鍵。

因此,提升產業鏈控制力的重點是以企業和企業家為主體,培育產業生態主導企業和核心零部件企業,增強全產業鏈、關鍵環節、標准和核心技術的控制力。要積極營造有利於企業家創新創業創造的良好環境,調動企業家干事創業的積極性,支持實體經濟企業做大做強。要激發國有企業、現代科研院所和新型研發機構創新活力,建立適應重大技術攻關和產業鏈主導企業培育的考核評價體系,加快提升核心競爭力。同時,加大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支持力度,鼓勵中小企業參與產業關鍵共性技術研究開發,持續提升企業創新能力。強化創新企業培育,把發展培育壯大創新型企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打造數量多、質量優、潛力大、成長快的創新型企業集群。

第三,促進產業鏈聯動發展。一是促進產業鏈上下游聯動發展,支持上下游企業加強產業協同和技術合作攻關,促進服務業和制造業深度融合發展,增強產業鏈韌性,提升產業鏈水平。二是促進供需聯動發展,既圍繞“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提高供給質量和效率,打造具有戰略性和全局性的產業鏈,也要注重發揮人口和超大規模市場規模優勢,以龐大的國內需求倒逼產業轉型升級。三是促進內外聯動發展,堅持獨立自主和開放合作相促進,促進國內標准和國際標准銜接,在開放合作中形成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的產業鏈。四是促進產業鏈、價值鏈、創新鏈聯動發展,加強產業化、市場化的聯動,建立共性技術平台,促進成果轉化應用,打造“政產學研資”緊密合作的創新生態,解決跨行業、跨領域的關鍵共性技術問題。五是促進要素協同聯動發展,堅持政府引導和市場機制相結合,強化實體經濟發展導向,以相關政策協同為保障,促進科技創新、現代金融、人力資源等要素資源順暢流動,加快構建以信息、技術、知識、人才等要素為支撐的新優勢。此外,還要加強中央和地方聯動,聚焦5G、人工智能、高端裝備、汽車等重點領域,建設一批有影響力的世界級產業集群,把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的決策部署落到實處。

(作者單位: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產業所)

(責編:吳兆飛、萬鵬)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