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理論期刊>>《紅旗文稿》>>每期精選

李捷:馬克思主義與新時代新環境新要求

2016年10月21日16:51    來源:紅旗文稿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並多次重申的發展和構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是時代、實踐賦予我們的光榮使命。要完成這個使命,就必須對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所面臨的新時代、新環境、新要求,有比較全面的理解和把握。

什麼是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所面臨的新時代、新環境、新要求呢?這裡有5個關鍵詞:市場、資本、法治、共享、共處。這其中所包含的豐富內容,都是過去有過、卻未曾如此紛繁復雜的。

一、市場

商品與市場,無論在中國還是國外,都有其久遠的歷史。但是,把商品生產和商品經濟拓展到全國、拓展到全球,並形成為國內統一大市場、區域化市場和經濟全球化的,是資本主義大發展的時代。

如今,統一便捷高效的市場經濟,已成為經濟全球化、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平台,成為國際金融、貿易、資本、技術、人才、信息流動的平台。於是,一些人把市場經濟看作是資本主義的專利,似乎中國搞市場經濟,就必須走資本主義私有化的道路,補上資本主義這一課。事實果真如此嗎?

放眼21世紀,三件大事徹底改變了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體系一統天下的局面。首先,是自從以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為目的第二輪改革全面啟動到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取得巨大成就,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第二,是新興市場國家進入經濟發展快車道,改變著世界經濟格局和版圖,正在成為推動世紀經濟發展的新引擎。第三,是以美國和歐盟為主要代表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陷入發展的長期困境。這三件大事,匯集到一起,促成了今年9月在杭州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和達成“杭州共識”。

這說明,不但道路條條通羅馬,“鞋子穿在腳上合適不合適,隻有自己知道”﹔而且,市場經濟體系的建立和發展,也並非資本主義一種模式、一種選擇。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實現民族獨立后,完全可以從本國實際出發,把市場經濟一般規律與本國條件及特點結合起來,獨立自主地建立和發展對內統一、對外開放的市場經濟。由此呈現出市場經濟的國際多樣性與聯動包容性。

這就是市場自身邏輯造就的新格局,也是有利於馬克思主義在21世紀的復興與發展的新格局,更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舞台。

二、資本

金錢、買賣、借貸、雇佣的歷史,同樣十分久遠。然而,這些要素一旦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結合起來,便成為資本增殖的舞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不但借助資本力量完成了對國內的統治,還借助資本力量同科技革命、產業革命造就的力量的緊密結合,實現並不斷鞏固對世界經濟包括運行規則的控制。迄今為止,對世界經濟體系的控制權的轉換,僅僅是通過資本主義發達國家內部競爭來實現的。誰的資本實力強、金融實力強,誰就說了算,這不過是國強必霸邏輯在經濟格局中的再現。

對於在資本統治下一無所有的無產階級來說,通過社會革命取得國家政權之后,採取的一個重大步驟,便是剝奪剝奪者。這是天經地義的。因為,資本作為社會財富,歸根到底是由勞動人民創造的。然而,這之后又該怎麼辦?解開這道跨世紀的難題,經過曲曲折折的探索和實踐,這個責任最終落到了改革開放的中國共產黨人肩上。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功已經証明,中國共產黨人要完成國家現代化建設、實現民族偉大復興,就一刻也不能忽視資本的力量。資本的力量,盡管有階級的屬性、社會制度的屬性,但是根本的還是取決於由誰掌握、由什麼樣的制度來支配、為誰服務。資本主義創造並運用了資本的力量。同樣地,社會主義也需要並完全可以掌握、創造並運用資本的力量。

社會主義掌握、創造、運用資本力量,這是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面臨的全新課題。總的來說,需要解決好三大問題。一是就國內來說,要解決好共產黨人既要駕馭資本、運用資本、增殖資本,但又不能成為資本的俘虜的重大課題。二是就國際來說,要解決好社會主義國家既要駕馭國際資本、實現國際資本合作、實現國內資本的國際投資,但又要有效防范金融風險、確保國家金融安全和資本安全。三是就資本增殖的目的來說,要解決好在這一過程中的分配失范、資本運行失范問題,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努力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逐步形成橄欖型分配格局,通過共享發展,最終逐步消滅貧窮,消滅剝削,達到共同富裕。由此才能從根本上改變勞動力量與資本力量的關系,從資本力量役使勞動力量,變為勞動力量支配資本力量,真正使被顛覆的歷史重新顛倒過來。這一人間奇跡,隻有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才辦得到。

這一歷史性課題,需要在發展21世紀馬克思主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的過程得到破解。

下一頁
(責編:沈王一、趙晶)
相關專題
· 李捷專欄
· 《紅旗文稿》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