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區        注冊

專家解讀“李克強總理答記者問”(三)

樊鵬:簡政放權需“放管結合” 但也非審批“越少越好”

2014年03月13日12:34   來源:人民網-理論頻道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 副研究員 樊鵬 (資料圖)

人民網北京3月13日電(萬鵬) 今日上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會見中外記者並回答記者提出的問題。總理在回答關於“簡政放權”的提問時,援引三中全會《決定》“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指出簡政放權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突破口。就此,記者第一時間連線了中國社科院政治所副研究員樊鵬。

樊鵬談到,總理指出簡政放權是實現目標的重要突破口,但是總理明確指出,簡政放權的目標並不是簡單地放權,而是同時加強對市場和社會監管,做到“放管結合”,這意味著他所說的突破口不僅是為市場鬆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作用的突破口,還是“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的突破口。

樊鵬認為,所謂前一個意義上的破口,正如總理所說,簡政放權是改革的利器,可以減少權力尋租,降低腐敗,通過簡政放權,釋放重要信號,為企業鬆綁,讓市場發力,以調動千千萬萬人的積極性。至於“讓政府發揮更好作用”的突破口,總理提出放並不是不管,而是放管結合,總理特別強調“放管結合都是推進公平的手段”。

如何理解總理這些闡述?樊鵬指出,政府管理體制的問題歸根結底是一個如何協調政府職能和市場機制的問題,但是這個過程並不必然意味著政府的自我削弱甚至自我革命。商品經濟下開始出現大量信息不對稱,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市場行為和決策開始使另一個人或一群人受損或受益,過去屬於私人的事務開始成為公共權力管制的對象。隨著市場經濟進入高級階段,尤其是隨著生產要素全球化加速以及自由資本的擴張,政府直接干預經濟生活的面在縮小,但是對市場活動進行監管的范圍卻在持續擴大,深度在增加。從發達國家政府管理職能的發展演變來看,一個國家進入市場經濟高級階段之后,最主要的矛盾並不是政府與市場的矛盾——審批制度改革的輿論討論很容易給人造成這樣的印象,不是中央與地方的矛盾,更不是政府與人民的矛盾,而是市場中的經濟活動主體——包括投資主體與生產主體——與大眾利益和之間的矛盾。他談到,大量市場行為會產生可能損害大眾利益和安全的諸如涉及食品、藥品、衛生、環保等具有普遍社會價值的負面外部效應。越是在市場經濟高級階段,經濟控制權就越多地掌握在市場主體手中,這種情況下政府是否擁有對市場經濟活動擁有強力的監管權,能否通過強力有效的監管機制來調節分散的市場利益和普遍的公眾利益之間的關系,對於能否實現完善的市場經濟,合理保護公眾利益,至關重要。

因此,樊鵬認為,簡政放權是“放管結合”的一個環節,放的是對市場干預過多的審批權,但更重要的改革在於加強監管權建設,即“管”的職能。總理在回答記者問的時候還舉例說,有些領域審批權放寬了,但是政府要加強事中和事后監管,對於各種違背市場規則的經濟行為和那些對社會環境造成負面的,要嚴加監管,這裡他說的正是加強監管權力。樊鵬談到,實際上,從發達國家經驗來看,審批權和監管權並不必然矛盾,審批權往往是政府實現社會經濟監管權的重要依托,不管是在歐盟國家還是在美國,審批權都是政府實行經濟和社會監管的重要政策工具。它決定了哪些人、哪些市場主體可以進入經濟社會領域,它是處在市場力量和公眾利益之間的一道門檻。根據目前的改革路徑,審批權將下降,這意味著更多的企業可以進入市場——總理提到審批權改革后中小企業注冊數量直線上升,但是與此同時,政府的監管責任則更大,政府需要對這些進入市場的經濟主體激起他們的行為進行監管,為他們的經濟生產和市場行為提供更多標准,加強過程監管,使這些活動與社會整體利益和民眾利益保持一致。

最后,樊鵬談到,簡政放權改革的關鍵不能單純強調審批權改革“越少越好”,一個真正有利於市場經濟發展的政府管理體制一定是一個有效的體制,以實事求是的態度為前瞻的改革才能避免陷入誤區。


使用微信“掃一掃”功能添加“學習微平台”
(責編:萬鵬、謝磊)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熱點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