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理論 >>文史縱覽 >> 歷史
光緒之死
戴逸
2008年12月16日09:41   來源:《文匯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社區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光緒皇帝
光緒皇帝

  慈禧惟恐自己先死,光緒復出掌權,盡翻舊案,故而在全國求醫問藥多次,大造光緒病重的輿論,希望光緒因體弱多病而先死,在人間悄悄地消失。但事與願違,偏偏自己先罹重病,勢將不起,故臨終前令親信下手毒死光緒。從科學檢測結果與史料記載來看,這應是事實的真相。

  

  在距今一百年前的1908年(光緒三十四年),名義上是清朝皇帝,實際上卻被囚禁在瀛台的光緒帝和統治中國近半個世紀之久的慈禧太后幾乎同時死去。皇帝死於光緒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酉時(下午五至七時),太后死於十月二十二日未時(下午一至三時),相距不到二十小時。這正當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后的第八年,中國備受帝國主義的欺凌侮辱,國勢阽危,民生凋敝,國將不國。光緒和慈禧同時死亡,老百姓深感震驚、詫異、惶惑,有識之士擔心中國這艘千孔百瘡的破舟會不會在驚濤駭浪中沉沒?其命運如何?光緒和慈禧在政治上勢不兩立,矛盾尖銳,一個是38歲的壯年,一個是74歲的老人,兩人同時死亡,這難道是偶然的巧合?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會不會是慈禧太后臨死之前恐怕光緒皇帝復出掌權、全翻歷史的成案,故而謀殺了光緒?一天陰霾,疑雲紛起。逃亡到海外的保皇黨人為光緒吊喪,大肆聲討慈禧太后與袁世凱,指責他們是謀害光緒的主犯,輿論討伐,沸沸揚揚。但他們遠在海外,並不清楚光緒是怎麼死的,僅在兩人的死亡時間上質疑,拿不出確鑿的証據。國內人眾也狐疑滿腹,流言紛紛,清廷嚴加查禁,“奉旨著民政部、步軍統領、各督撫懸賞購緝造言煽亂匪徒”。(許寶蘅《巢雲簃日記》)。宮廷事秘,“斧聲燭影”,誰也不明真相,也不敢公開議論。胡思敬回憶當時的情形說:“德宗(光緒)先孝欽(慈禧)一日崩,天下事未有如是之巧。外間紛傳李蓮英與孝欽有密謀,予詢問內廷人員,皆畏罪不敢言。”(《國聞備乘》)

  其實,在皇帝、太后死亡之前四年,即光緒三十年,早已有人預言到光緒先死。清朝外務部右侍郎伍廷芳早在1904年就對日本公使內田康哉透露光緒皇帝必定會死在慈禧太后之前。“內田康哉問伍廷芳:當皇太后駕崩后皇上會如何?伍言道:亦如世間傳聞,誠為清國憂心之事,萬望無生此變。伍話中之意,皇太后駕崩誠為皇上身上禍起之時。今圍繞皇太后之宮廷大臣,及監官等俱知太后駕崩即其終之時。於太后駕崩時,當會慮及自身安全而謀害皇上。此時,萬望能以我守備兵救出皇帝。”(孔祥吉、村田雄二郎《罕為人知的中日結盟及其他·緒論》)

  其實,慈禧死前必定會謀殺光緒,許多官員太監對此心知肚明,但不敢說出。國內較早指出這一弒君陰謀的是長期陪侍光緒皇帝的翰林院侍讀學士、起居注官惲毓鼎。他的工作是記錄光緒的起居言行。在清朝滅亡以前,即宣統三年四月他已寫成《崇陵傳信錄》,這是光緒帝的一本傳記。其中說:

  “(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初十日,上率百僚,晨賀太后萬壽,起居注官應侍班,先集於來薰風門外,上步行自南海來,入德昌門,門罅未闔,侍班官窺見上正扶奄肩,以兩足起落作勢舒筋骨,為拜跪計。須臾忽奉懿旨‘皇帝臥病在床,免率百官行禮,輟侍班。’上聞之大慟。時太后病泄瀉數日矣,有譖上者謂帝聞太后病,有喜色。太后怒曰:‘我不能先爾死。’”(《崇陵傳信錄》)

  這是惲毓鼎在光緒死前十一天親歷的記載,所記慈禧的話和伍廷芳告知日本公使的話完全符合。十月初十日是慈禧的生日,光緒率領百官前往慈禧處探病與請安,從南海步行到德昌門,惲毓鼎隨從侍班,皇帝扶著太監的肩頭,作身體起落的活動,以舒筋骨,可見身體尚健康正常,但太后不願與皇帝見面,傳諭竟說:光緒已有病臥床,不必再見面了。光緒聽了大概很吃驚,話中包含殺機,是不祥之兆。這是武昌起義前半年多的記載。到了民國二年正月十七日,此時清朝已亡,言路已開,無所禁忌,惲毓鼎在《日記》中說道:“清之亡,雖為隆裕(即光緒的皇后,稱隆裕太后。辛亥革命推翻清朝,批准發布退位詔書的是隆裕太后),而害先帝,立幼主,授載灃以重器,其禍實歸於孝欽也。”(惲毓鼎《澄齋日記》二,632頁)惲毓鼎直接指出了“害先帝”的是慈禧太后。民國以后,《崇陵傳信錄》傳播甚廣,慈禧謀害光緒之說得到佐証。越到后來,記事者日多,傳聞更甚。如《方家園雜詠紀事》中說:“吾聞南齋翰林譚組庵,內伶教師田際雲皆言,大變之前二日,尚見皇上步游水濱,意志活潑,証以他友所聞,亦大概如此。”尚書陸潤庠曾為光緒請脈,對人說:“皇上本無病,即有病,亦肝郁耳!意稍順當自愈,藥何力焉。”(《國聞備乘》)許多曾給光緒看過病的醫生雖然都認為光緒身體虛弱,常年生病吃藥,但死前一段時間病情未見加重,身體尚屬正常,並未突發急性致死的病症。其中名醫屈桂庭說光緒死前三天“在床上亂滾”,“向我大叫肚子痛得了不得”,且“面黑,舌焦黃”,“此系與前病絕少關系”(《診治光緒帝秘記》)。晚清內務府大臣增崇的兒子回憶,他幼年時適逢光緒之喪,他父親接到光緒死的消息,跟叔叔們說:“就是不對,前天,天子受次席總管內務大臣繼祿所帶的大夫請脈,沒聽說有什麼事。”“前天繼祿請脈后說‘帶大夫的時候,上頭還在外屋站著呢,可怎麼這麼快呢?’一位叔父說‘這簡直可怕啦!’另一位叔父說‘這裡頭有什麼事兒罷!’我父親嘆了一口氣,又搖搖頭說:‘這話咱們可說不清啦!’”(耆存者《關於光緒之死》,文史資料選輯總122期)光緒死后,穿戴入殮,一反常規,都由宮內太監一手包辦,未讓內務府插手。“光緒身故后,便是銷聲匿跡地移入宮中,甚至入殮之際究竟是什麼樣,也無人能知其詳,就連在內務府供職的我的父親、叔父們都諱莫如深,避而不談。”(同上)

  還有曾經陪侍慈禧太后、在宮中生活多年的德齡在《瀛台泣血記》中寫道:“萬惡的李蓮英眼看太后的壽命已經不久,自己的靠山快要發生問題了,便暗自著急起來,他想與其待光緒掌了權來和自己算賬,不如還讓自己先下手為好。經過幾度的籌思,他的毒計便決定了。”據德齡所述,光緒之死,就是在慈禧同意下李蓮英下毒所致。德齡對慈禧很有好感,書中很多處贊揚慈禧。但德齡還是說:“我竭力袒護老佛爺,可是對於她之經常虐待光緒,以及她謀害光緒性命的事,我卻無法替她找出絲毫藉口。”

  新中國成立以后,溥儀從戰犯變成了平民,寫了一本《我的前半生》,其中說:“我還聽見一個叫李長安的老太監說起光緒之死的疑案。照他說,光緒在死的前一天還是好好的,只是因為用了一劑藥就壞了。后來才知道這劑藥是袁世凱使人送來的。”

  這許多人所說雖然在細節上有不同和矛盾之處,但都猜測或肯定光緒是被毒害致死的。凶手是誰?多數說是慈禧,也有人說是袁世凱或李蓮英。提供証言的有長期陪侍光緒的起居注官惲毓鼎,有給光緒治病的醫生,有內務府大臣的兒子,有光緒繼承人宣統,有陪侍慈禧太后的德齡,還有早就預言了光緒之死的晚清高官伍廷芳。眾口一詞,都認為光緒被害而死,因此距今30年之前,歷史學界和社會上大多數人都相信此說。

  

  20世紀80年代以后,事情發生了變化。清史研究更加重視清宮檔案,檔案數量汗牛充棟,涉及各個方面,其中有光緒病史的記錄,積存甚多,保存相當完整。於是歷史學家、檔案學家、醫學專家共同合作,仔細收集和研究光緒的脈案和藥方,探索其一生的健康情況,得出了和上述截然相反的結論。認為光緒一生身體虛弱,百病叢生,久治不愈,尤其光緒三十四年之后,病情加重。他的去世屬於正常死亡,並非慈禧等人謀殺,“光緒之死,既無中毒或傷害性的跡象,也沒有突然性早亡的跡象,應該是屬於正常的病亡。”(《揭開光緒帝猝死之謎》)

  專家們在詳細研究分析了光緒的脈案之后,說光緒幼年即身體虛弱,大婚之前稍感風寒,必頭疼體瘦,年僅十五六歲已弱不禁風,二十七八歲患耳鳴腦響,漸次加重,又長期遺精。平日因慈禧虐待,生活清苦。戊戌以后長期軟禁,食不果腹,衣不暖身,御前所列菜肴雖多,但大多腐臭,不能進口,有時令御膳房添換一菜肴,必先奏知西太后,太后常常以儉德責之,光緒竟不敢言。瀛台涵元殿光緒居所年久失修,四處透風,隆冬天氣並無爐火,寒冷已極。侍候光緒的老太監王商去和內務府大臣立山商量,立山也同情皇帝處境,偷偷整修了涵元殿,糊好了涵元殿的窗戶紙。不料慈禧聞知此事,怒責立山,“看來你越來越能干了,會走好運了,明兒我派你去打掃瀛台”,嚇得立山連摑自己耳光,連稱“奴才該死”。義和團起時,大概以為立山會與光緒、外國人連通一起,慈禧竟把立山處死。

  這些虐待光緒的情形很多。專家們認為,慈禧的虐待使得光緒心情不舒暢,病體更加重,以致死亡。專家們稱:“詳考清宮醫案,用現代醫學的語言來說,光緒是受肺結核、肝臟、心臟、風濕等慢性病長期折磨,致使身體的免疫力嚴重缺失,釀成了多系統的疾病,最終造成心肺功能衰竭,合並急性感染而死亡。”(馮伯祥:《清宮檔案揭秘光緒之死》)也有的專家說:“光緒之死與慈禧之死,其間並無必然之聯系。光緒帝之死按脈案記錄之病理、病狀分析,屬於正常的疾病死亡。沒有發現突發性的意外病變之可能。所謂他是被慈禧所毒害而死的議論,至少,在目前來說,尚沒有可靠的史料作依據。……他母子二人的接連死去……其實這不過是當時一種偶然的巧合,並沒有什麼值得可疑之處。”

  另一位專家說:“從光緒帝臨死前的脈案及其親書的《病原》來分析,其死因屬於虛勞之病日久,五臟俱病,六腑皆損,陰陽兩虛,氣血雙虧,終以陽散陰涸,出現陰陽離決而死。”(李秉新《光緒猝死一案》)

  1938年,易縣的崇陵(光緒陵墓)被盜掘,尸體遺物暴露在外。1980年清理並重新封閉了崇陵,曾將光緒的遺骨作過簡單檢測,當時沒有先進的檢測儀器,並沒有發現有外傷的痕跡,亦無中毒表現。此次檢測過程較簡單,故隻能以脈案作分析,光緒之死屬於正常死亡,遂成定論。崇陵重新封閉時,將光緒的若干頭發、遺骨與衣服保存在西陵文物管理處的庫房內。

  社會上雖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見,但並沒有更強有力的新証據。如《啟功口述歷史》中說:慈禧太后病痢,他的曾祖父(啟功為清朝宗室,其曾祖父溥良為晚清禮部尚書)在太后住所外侍疾,“就在宣布西太后臨死前,我曾祖父看見一個太監端著一個蓋碗從樂壽堂出來,出於職責,就問這個太監端的是什麼?太監答道:‘是老佛爺賞給萬歲爺的塌喇。’塌喇在滿語中是酸奶的意思。當時光緒被軟禁在中南海的瀛台,之前也從沒有聽說過他有什麼急症大病,隆裕皇后也始終在慈禧這邊忙活。但送后不久就由隆裕皇后的太監小德張(張蘭德)向太醫院正堂宣布光緒皇帝駕崩了。”但由於對光緒的脈案進行了詳細研究,大多數人相信光緒是正常死亡,所以啟功先生這段証言未引起學術界和社會的重視。

  

  進入21世紀,光緒之死的謎案又被提上日程,由中央電視台清史紀錄片攝制組、清西陵文物管理處、中國原子能科學院反應堆工程研究設計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法醫檢驗鑒定中心四個單位共同合作,組成“清光緒帝死因”專題研究課題組,運用最先進的技術,採用最精密的儀器,對光緒遺體的頭發、遺骨、衣服以及墓內外環境進行反復的檢驗和縝密的分析研究。該研究工作極為復雜艱難,研究時間長達五年之久。

  由於崇陵已重新封閉,不可再開棺檢驗,且年代已久、檢材不足,因此研究工作困難巨大。但課題組運用偵查破案的思維方式,根據信息的產生、傳遞、處理、還原、應用等原理,充分利用“中子活化”“X射線熒光分析”“原子熒光光度”“液相色譜/原子吸收聯用”等一系列現代專業技術手段,通過開展綜合分析、模擬實驗、雙向推理、多維論証等多項工作,對西陵保存的光緒頭發、衣服、遺骨進行檢測和研究,最終破解了光緒帝死亡之謎。

  在研究分析中,為准確檢測和推斷光緒帝死時體內微量元素的情況,研究人員將光緒帝的頭發清洗晾干,再剪切成1厘米長的若干截段分別測試,結果發現,光緒帝的兩縷頭發截段中含有高濃度的元素砷(As),其最高含砷量為2404毫克/克,遠高於正常人頭發的含砷量1-10毫克/克,且各截段含量差異很大。砷在自然界分布很廣,多以硫化物和氧化物形式存在,主要有雄黃(二硫化二砷)、雌黃(三硫化二砷)、砒霜(三氧化二砷)等,其中砒霜(三氧化二砷)是劇毒的砷化合物。

  為驗証光緒帝的頭發砷含量是否確屬異常,研究人員分別提取了隆裕皇后、一清代草料官及當代人的頭發樣本分別進行同時代、同環境、同性別發砷測試,結果証實,光緒帝的幾處頭發截段中最高砷含量不僅遠遠高於當代人樣本,也分別是隆裕皇后的261倍和清代草料官的132倍。為驗証光緒帝頭發中的異常砷含量是否因長期服用中藥雄黃等而導致慢性砷化物中毒所造成,研究人員又將其與當代慢性砷化物中毒的人發砷進行了對比實驗,結果顯示,光緒帝的頭發上最高含砷量是慢性中毒患者最高含量的66倍,且砷分布曲線與慢性砷化物中毒者的砷分布曲線完全不同。由此証實:光緒帝頭發中的高含量砷既屬異常現象,又非自身服藥引起慢性砷化物中毒而成。

  那麼光緒帝的頭發的高含量砷究竟從何而來呢?為弄清這一問題,研究人員首先進行了光緒棺槨內外等環境取樣與砷元素含量檢測,檢驗結果:光緒帝頭發中的最高砷含量是其棺槨內帷幔碎屑等物品最高砷含量的83倍,是墓內外環境樣品包括棺槨蓋上土最高砷含量的97倍,環境樣品中的砷含量遠低於光緒帝頭發上的砷含量。由此,環境污染的可能被排除。接著,研究者又進行了含砷物質浸泡模擬實驗,結果發現,外界的砷化合物不經過自身機體代謝,也可以吸附、滲透到頭發內。由此推測,光緒帝頭發中的高含量砷是由光緒身體內含有高濃度砷的物質沾染所形成。隨著研究工作的逐步拓展與推進,在排除了周圍環境物質的沾染后,各種研究數據把光緒帝頭發上的大量砷元素的唯一來源,集中指向了光緒帝的腐敗的尸體。

  光緒尸體是否是沾染其頭發的砷的唯一來源?如果是,那高濃度砷化物是什麼?這些高濃度砷主要存駐於尸體何處?其化合物種類和總量是多少?是否能致其死亡?為搞清這些問題,研究人員決定擴大檢測分析范圍並依照法醫工作規范取樣檢驗。首先,對光緒頭發上沾染的殘渣物進行了重新檢測,檢測結果是殘渣物的砷含量高於頭發。由此,進一步証明了含高濃度砷的殘渣物是頭發高含量砷的來源﹔其次,對提取的光緒帝的遺骨進行了表面附著物的刮取與檢測,結果表明,其中兩塊遺骨(一塊肩胛骨和一塊脊骨)表面沾染了大量的砷,說明這些砷確實來源於腐敗尸體﹔隨后,對光緒帝的隨葬衣物進行了全面系統的砷的分布的檢驗。光緒帝的送檢衣物共有五件,其中四件上衣(或外衣),一條褲子。由於年代已久,五件衣物除龍袍保存狀態尚為良好外,其余三件內衣均已嚴重腐爛。根據尸體腐敗對穿著衣物侵蝕由內向外會逐步減輕的一般規律,研究人員依次推定出四件上衣由內到外的穿著順序。隨后依照物質吸附和信息轉換還原原理,對接近光緒帝尸體特殊部位的衣物分別取樣,進行了砷的分布的檢驗。

  檢測數據結果表明:從同一件內衣看,每件衣物的胃區部位、系帶和領肩部位的含砷量都高於其它部位:從穿著層次看,裡層衣物的含砷量大大高於外層﹔從尸體的特殊部位看,衣物掉落下來的殘渣(胃腸內容物)的砷含量極高。這說明,大量的砷化合物曾存留於光緒帝尸體的胃腹內,並在尸體腐敗過程中由裡向外侵蝕衣物,由此造成胃腹部位衣物的高含砷量。

  隨著研究工作的推進,大量砷化物曾在光緒帝體內駐存已被實驗所証實,但具體是何種砷化物以及其總量是多少還尚不明確。砷化物不同種類具有不同的毒性。因此,研究人員又對光緒帝發中高含量砷的砷種態(即砷價態或形態)進行了分析,採用液相色譜/原子吸收光譜聯用分析法研究不同種態砷的比例關系,結合進行動物小鼠模擬實驗,以判定可能導致光緒帝中毒死亡的砷化合物種類。同時,通過衣物、頭發、附著殘渣等對光緒帝尸體中的砷化合物總量進行了仔細測算。

  實驗結果表明:光緒帝攝入的砷化物是劇毒的三氧化二砷即砒霜,而其腐敗尸體僅沾染在部分衣物和頭發上的砒霜總量就已高達約201.5毫克。根據相關研究,人口服砒霜(三氧化二砷)60-200毫克就會中毒死亡。光緒帝攝入體內的砒霜總量明顯大於致死量。至此,光緒帝死因終於破解,即:光緒帝系砒霜中毒死亡。其胃腹部衣物上的砷是其含毒尸體腐敗后直接侵蝕遺留所致,而其構衣領部位及頭發上的大量砷,則由其腐敗尸體溢流侵蝕所致。

  這次檢測和研究的詳情、方法、數據和結論由鐘裡滿等十三位專家寫成《清光緒帝死因研究工作報告》,結論是:“光緒帝系砒霜中毒死亡。”此研究工作報告近日將公開發布。研究過程表明,這項工作走出了一條超常規之路,是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和偵查思維解決歷史問題的成功嘗試,是自然科學研究與社會科學研究並肩合作的范例。研究結果也會對我國史學界和全社會發生重大影響。一百年前光緒和慈禧的死亡,預示了長達二千多年的中國專制帝制的崩塌。三年之后,武昌起義,孫中山領導的民主革命勝利,建立了共和國,清王朝終於被推翻。光緒帝被毒害致死,百年之后得以確証,塵埃落定,真相大白。

  四

  本課題的主題是光緒是否被毒死,已得到答復。至於主要凶手是誰?尚可研究討論。以當時的條件、環境而論,如果沒有慈禧太后的主使、授意,誰也不敢、不能下手殺害光緒。慈禧蓄意謀殺光緒已非一日,早在戊戌變法后,就已醞釀廢立與弒殺陰謀。光緒二十四年八月初十日,太后再出訓政后四天,即以光緒名義發布諭旨稱:“朕躬自四月以來,屢有不適,調治日久,尚無大效。京外如有精通醫理之人,即著內外臣工切實保薦候旨,其現在外省者,即日馳送來京,毋稍延遲。”(《德宗實錄》卷436)其實從四月以來,光緒正精神振作,意氣風發,雷厲風行地進行百日維新,每天頒發許多詔諭,怎麼會“屢有不適,調治日久,尚無大效”?這分明是假話,即使偶有小病,北京有太醫院,何以立即要通告全國,征請全國名醫為光緒治病。這不過是慈禧懷著廢立與弒殺的心腸,在全國制造光緒病重的假象,以便有朝一日實現她的目的。慈禧玩弄的把戲當時許多人已洞若觀火,因而有上海紳商經元善等1200人聯名發電,“請保護聖躬”。全國各地和海外華僑也紛紛反對。外國公使也關心光緒的安全,強硬要求由法國醫生入宮為光緒看病。兩江總督劉坤一說“君臣之分已定,中外之口難防”。社會上激烈的反對聲浪阻止了慈禧陰謀的實施。

  從官方檔案眾多的脈案、藥方看,光緒確實體弱多病,但並非因病而死。對這些脈案、藥方,也要謹慎從事,考察它是什麼環境條件下形成的。

  如江蘇名醫陳蓮舫被征召入京,為光緒治病,“叩頭畢,跪於下,太后與皇帝對座,中置一矮幾,皇帝面蒼白不華,有倦容,頭似發熱,喉間有瘡,形容瘦弱,……故事,醫官不得問病,太后乃代述病狀,皇帝時時頷首,或說一二字以証實之。殿廷之上,惟聞太后語音,陳則以目視地,不敢仰首。聞太后命診脈,陳則舉手切帝脈,身仍跪地上,據言實茫然未知脈象,虛以手按之而已。診畢,太后又縷述病情,言帝舌苔若何,口中喉中生瘡如何,但既不能親視,則亦姑妄聽之而已。”(許指嚴《十葉野聞》)

  原來所謂看病如此而已!所謂“脈案”是依照慈禧所說記錄在案,這樣的“脈案”怎能確証光緒的真實病況?

  不久,陳蓮舫因如此診治,承擔極大風險,向太監行賄,告老稱病逃回了家鄉。

  其他醫生亦有類似回憶。內務府總管大臣增崇是帶領眾多醫生入宮看病的官員,據他的兒子回憶:

  “從當時的情況看,無論太醫或外省保薦的醫士,給光緒請脈,都得依慈禧的臉色行事。凡干不長的,多半是違背了慈禧心意﹔干長的則是切合了慈禧的‘需要’了。至於世人所能見到的光緒的脈案、處方究竟如何,不待言說。對於這些事,我父親(指增崇)、叔父們心中有數。我聽得多了,也有些明白。”(耆存者《關於光緒之死》,文史資料選輯總122期)

  還有當時著名詩人陳衍也說:“冬,西后與德宗先后一日崩殂。初,德宗久病未愈,征醫各省,處方有效則后怒。”(《凌霄一士隨筆》)

  總之,慈禧惟恐自己先死,光緒復出掌權,盡翻舊案,故而在全國求醫問藥多次,大造光緒病重的輿論,希望光緒因體弱多病而先死,在人間悄悄地消失。但事與願違,偏偏自己先罹重病,勢將不起,故臨終前令親信下手毒死光緒。從檢測結果與史料記載來看,這應是事實的真相。
(責任編輯:陳葉軍)


我要發表留言
                               到強國社區注冊
      留言須知

·熱點關注
開展創先爭優活動 “雷鋒傳人”郭明義
·焦點新聞
·66"京官"將赴地方 9人任中西部地區市委書記
·孟建柱看望老同志:要多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
·趙國紅任遼寧省總工會黨組書記 王俊蓮不再擔任
·北京通州公選領導干部公告|梅州公選10處級干部
·居民收入與GDP同漲切中要害|"強拆"不是執行力
·厲以寧:未來五年中國經濟|釣魚島爭端來龍去脈
·西路軍失敗原因解密|胡喬木反思20年"左"傾錯誤
·開國中將孔慶德逝世(簡歷/圖)|一生豪情 盡滄桑
48小時排行榜 48小時評論榜  
1.【黨政視點】66“京官”將赴地方 9人任中西部…
2.中國改革之路進入全面攻堅期
3.趙國紅任遼寧總工會黨組書記 王俊蓮不再擔任
4.開國中將、原武漢軍區副司令員孔慶德同志逝世
5.【新聞周刊】習近平為交流任職干部開"六味丸" …
6.孟建柱:要多為老同志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
7.中辦、中聯部等發布公務員考錄工作有關事項的說明
8.【黨史周刊】1947年中共潛伏情報網劫難|楊虎…
9.基層之路:公務員感人日記看哭網友 當地官方稱將…
10.十七屆五中全會召開 謀求轉變發展方式

  ·頻道精選
長沙競選領導干部 專家干部群眾現場打分
長沙競選領導干部 專家干部群眾現場打分
  揭秘北京市委黨校局級干部培訓班
揭秘北京市委黨校局級干部培訓班
 
·李源潮與中央和國家機關到地方任職干部談話
·深圳市委書記:腐敗是城市之禍 廉潔是城市之福
·湖南省委任免一批干部:張建平任湘潭市委常委
·青海首次集中公開選拔干部 廳處科級職位195個
·四川安縣:試點鄉鎮黨委班子全部公推直選產生
·“包容”是民眾發展的制度訴求

社區論壇·空間·網友
習近平“當家須知柴米貴”
習近平“當家須知柴米貴”
  毛澤東欣賞的“黨內一支筆”是誰
毛澤東欣賞的“黨內一支筆”是誰
 
·毛澤東題詞到胡錦濤指示 習近平心中"好課堂大考場"
·溫總理何以“打開天窗說亮話” "村官"小看不得
·李源潮緣何對“村長”高看一眼、厚愛三分?
·50多歲被提拔咋震撼人 鄧小平"干部不能主意太多"
·鄧小平最具震撼力的十大忠告 朱?基為何不回故鄉
·毛澤東:接班人是劉少奇 |劉少奇的幾個子女

·史海回眸
因《新青年》結緣的錢玄同與陳獨秀
因《新青年》結緣的錢玄同與陳獨秀
  一天7萬人涌向韶山 紅色景點迎來游客高峰
一天7萬人涌向韶山 紅色景點迎來游客高峰
 
·“紅色資本家”王光英的“紅色”情結
·大漢奸褚民誼的最后結局
·“紅色醫生”柯麟為澳門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
·紅色記憶之地道戰:埋伏下神兵千百萬
·趙尚志最后的戰斗:“我死也要死在東北”
·徐向前:人如其名,越是硬仗越向前
資料中心  
·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 德·鄧小平
·陳 雲·葉劍英·楊尚昆·賀 龍  更多>
歷次黨代會
一大 二大 三大 四大 五大
六大 七大 八大 九大 十大
十一大 十二大 十三大 十四大 十五大
十六大 十七大      

黨和國家領導人選集、文集和文獻集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0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