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 理論 >>文史縱覽 >> 歷史 >>
青藏鐵路建設的歷史考察
王  蒲
2008年09月12日10:01   來源:《當代中國史研究》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摘 要﹞ 建設青藏鐵路是中華民族的百年宏願,凝聚著共和國幾代領導人和鐵路建設者的心血和汗水,實現了西藏各族人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千年期盼。但青藏鐵路的建設卻走過了一段非常不平凡的歷程,其間經歷了1956∼1961年第一次“上下馬”,由於戰備需要1965年又考慮開工修建,兩年徘徊時期再度下馬,直至1994年第三次上馬並於2006年建成通車。建成后的青藏鐵路是藏族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的連心路,是雪域高原邁向現代化的騰飛路,也是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不斷創造非凡業績的奮斗路。

  ﹝關鍵詞﹞ 青藏鐵路 建設 歷史考察

  ﹝作者簡介﹞ 王蒲,博士,西藏駐京辦事處,100009。


  青藏鐵路從青海西寧至西藏拉薩,全長1956公裡,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線路最長、穿越凍土裡程最長的高原鐵路。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成功全線運營。在我們歡呼這項偉大工程在新中國歷史上具有的裡程碑意義的同時,也不能忘卻她所走過的一段非常不平凡的歷程。1919年“五四”運動前后,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發表了近20萬字的名著《建國方略》。在該書的“實業計劃”中,規劃了“西北鐵路”、“高原鐵路”等七大鐵路系統,共計106條鐵路干線,約10萬公裡。其中,涉及進藏鐵路的線路就有8條, ﹝1﹞ 與青藏鐵路直接相關的是拉薩蘭州線和蘭州羌諾線這兩條線路。孫中山的這一宏偉計劃,反映了中國人民對祖國未來富強的深切期盼,表明了他對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預見性和前瞻性。這一偉大構想對后來的青藏鐵路建設具有重要的參考和借鑒價值。然而,由於戰火連年、時局動蕩、人心渙散,此后鮮有志士仁人繼續關注青藏鐵路的建設。

  

  1956∼1961年,青藏鐵路經歷第一次“上下馬”

  新中國成立之初,包括西藏在內的廣袤西部地區,鐵路數量少之又少,極大地影響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這引起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的特別關注。1953年,毛澤東調時任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書記,新疆軍區第一副司令員、代司令員兼政委王震出任鐵道兵司令員,並要求他制定出五年、十年鐵路建設的計劃。從那時起,讓鐵路跨越昆侖山直抵喜馬拉雅山,讓鋼鐵巨龍在雪域高原馳騁,便成為人們心中的熱切願望。 ﹝2﹞

  與此同時,經過人民解放軍指戰員克服重重困難、艱苦努力,1954年12月25日,川藏、青藏公路同時通車到拉薩,毛澤東聞訊后非常高興,並對時任西藏軍區副司令員、西藏自治區籌委會秘書長阿沛·阿旺晉美說,藏族人民把公路稱為“幸福之路”,將來我們還要修鐵路,讓火車爬上世界屋脊。 ﹝3﹞ 這些都足以表明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對修建進藏鐵路、改善西藏落后交通面貌的高度重視。

  由此,鐵道部等相關部門開始進行進藏鐵路的考察、勘測工作。1956年1月,鐵道部向扎根在蘭州的鐵道第一勘察設計院(以下簡稱鐵一院)下達了規劃、勘測、設計蘭青鐵路(蘭州至青海)和青藏鐵路(西寧至拉薩)的任務。鐵一院經過認真勘測、考察,在1957年底制訂了蘭青線和青藏線的西格段(西寧至格爾木)、格拉段(格爾木至拉薩)的勘測設計計劃。該計劃是由東向西逐漸推進,很快得到鐵道部批准。其中,第一步即蘭青線(188公裡),於1958年5月開工,1959年建成;第二步青藏鐵路西格段(814公裡),1958年9月分別在西寧和關角隧道開工;第三步青藏鐵路格拉段,1957年底通過了選線方案,1958年開始初測,到1960年已完成全線初步設計和部分定測。 ﹝4﹞

  然而,始於1958年的“大躍進”,導致經濟建設嚴重違背客觀經濟規律,鐵路基本建設項目也因此增長過快,戰線拉得過長,攤子鋪得過大。從1960年起,全國不得不一再縮小基本建設規模,很多項目被迫“下馬”。這年的6月,1958年成立的青藏鐵路工程局被撤銷;1961年3月,青藏鐵路等全國近千個建設項目一起被停建。被停建的青藏鐵路不僅包括了格拉段,而且也包括了西格段(其中西寧至海晏97公裡1960年11月鋪通)。至此,青藏鐵路建設遭遇第一次“下馬”。

  由於戰備的需要,中央曾於1965年又考慮開工修建青藏鐵路

  在青藏鐵路第一次“下馬”后的數年裡,盡管由於當時國際國內因素的制約,青藏鐵路的建設一直未被提上議事日程,但仍然有人提出建設青藏鐵路的設想。1964年,在中國引爆第一顆原子彈前夕,美國制定了突然襲擊中國核基地的計劃 ﹝5﹞ 。戰爭威脅和嚴峻的國際形勢迫使毛澤東等最高領導層緊急調整國民經濟發展計劃,確立了以戰備為中心、加快三線建設為重點的第三個五年計劃。 ﹝6﹞ 在此背景下,1965年9月18日至10月12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就“三五匯報提綱”提出的十個問題進行討論。在討論提綱提出的計劃方針和各項指標時,有人提出“增加青藏鐵路等8條對戰備有重要意義的鐵路干線,爭取兩三年內從西寧修到拉薩,並延伸到亞東”。 ﹝5﹞(p.279) 但鑒於當時的國力,國家計委於1965年10月6日向周恩來提出的報告中,又專門談到:“青藏鐵路預計全長2378公裡,要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青藏高原上施工,通過30多公裡的凍土地帶,因此有許多技術問題尚待解決,人力物力也需要極大。是否1970年先修到青海的格爾木” ﹝5﹞(p.279) 。

  此后,1966∼1968年,以戰備為主要任務的“三五”計劃受到嚴重沖擊和破壞,許多“三線”建設項目也遭到干擾,被迫停建或緩建,青藏鐵路建設的計劃同樣未能幸免。1969年,國際形勢風雲變幻,為了適應戰備的需要,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採取果斷措施,推動“三五”計劃建設重新在全國大規模展開,青藏鐵路(西寧至格爾木段)的開工興建也提上議事日程。 ﹝5﹞(p.300) 可見,盡管當時青藏鐵路未正式開工修建,但建設青藏鐵路在我國國防建設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對輸送戰略物資具有重大意義,即使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下也還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視。

  

  毛澤東會見尼泊爾國王之后,青藏鐵路於1974年再次“上馬”

  1973年7月召開的全國計劃會議,安排青藏鐵路西格段的哈爾蓋至格爾木652公裡恢復建設,由鐵道兵負責施工。10月6日,鐵道兵黨委向國務院、中央軍委報送了《關於執行在青藏鐵路哈爾蓋至格爾木段建設任務的報告》,建議國家在年內召開一次修建青藏鐵路協作會議。於是,11月26日∼29日,國家計委、國家建委在北京召開專門研究、安排青藏鐵路哈爾蓋至格爾木段建設問題的第一次協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總后勤部、蘭州軍區、青海省、鐵道部、鐵道兵等單位的領導人。本來,整個1973年下半年,國家計委和國家建委研究、安排的都是關於青藏鐵路西格段如何恢復施工的問題,但在毛澤東會見尼泊爾國王之后,使得青藏鐵路格爾木至拉薩段的建設問題再一次被提上了中共中央、國務院的議事日程。 ﹝7﹞ 12月9日,毛澤東在會見尼泊爾國王比蘭德拉時表態:“青藏鐵路修不通,我睡不著覺。青藏鐵路要修,要修到拉薩去,要修到中尼邊境去。” ﹝8﹞

  這樣,1974年1月12日,國家建委在北京開會,決定開展青藏鐵路關於高寒、凍土、鹽湖三大技術關鍵的科研工作,由中國科學院負責總抓。1月31日,國家建委向中央領導報送了關於青藏鐵路建設的初步意見,主要是:1974年內重新開工,1983∼1985年建成通車;施工任務全部由鐵道兵部隊承擔。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先念,看了這個初步意見后批示:“似乎時間長了點,能否加快?”周總理也批示:“同意先念同志意見”,並在“能否加快”四字下面畫了重重的箭頭,指向報告上的附圖,同時指示,“要鞏固邊疆,開發邊疆,發展西藏經濟,從根本上改變西藏的面貌,提高生產力,改善人民生活,就必須修鐵路;要爭取在1980年將火車通到拉薩,最遲1982年。” ﹝7﹞ 剛剛恢復國務院副總理職務不到11個月的鄧小平,對青藏鐵路“上馬”也極為關心,多次作出批示,要盡快論証,爭取早日開工。同時,主持中央軍委工作的葉劍英在看到周恩來關於青藏鐵路建設的批示后,立即給鐵道兵司令員陳再道、政委呂正操打電話,要求鐵道兵盡快上青藏高原去。 ﹝9﹞ 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領導的高度重視下,經過國家計委、國家建委、鐵道部的周密部署,青藏鐵路西格段於1974年正式恢復施工,第二次“上馬”。

  在青藏鐵路西格段正式恢復施工后不久,1974年4月,對進藏鐵路建設給予極大關注的周恩來又找到鐵道兵領導說:“邊疆人大代表強烈要求通鐵路啊,青藏線你們要抓緊上馬。雖然我們的經濟力量和科技水平還有差距,但我相信,隻要有決心,我們共產黨人就沒有辦不到的。5年不行,10年、15年怎麼樣?” ﹝10﹞ 並就解決高原凍土問題作出指示:“既要借鑒國際上的先進經驗,又要堅持實際情況實際分析,必須培養我們自己一流的凍土專家,才能解決問題。” ﹝2﹞ 與此同時,格拉段的科學研究、勘測設計工作也緊鑼密鼓地開展起來,為青藏鐵路建設做了較為充分的准備。 ﹝4﹞

  兩年徘徊時期,青藏鐵路第二次“下馬”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青藏鐵路的各項工作仍緊張有序地開展,到1976年底,格拉段線路系統的初步設計已經完成,並上報鐵道部審批。1977年3月,鐵道部召開會議審查通過該初步設計,並下達了批復意見,鐵一院也從6月開始全面展開定測設計工作。

  但是,鑒於當時修建青藏鐵路難度較大,鐵道兵黨委和鐵道部黨組於1977年11月28日聯合向國務院、中央軍委呈送了《關於緩建青藏鐵路格爾木至拉薩段、修建昆明至拉薩鐵路的請示報告》。報告對建設青藏鐵路的難度作了分析,建議此段鐵路宜推遲修建,同時對為什麼修建昆明至拉薩的鐵路(滇藏鐵路)也作了詳細說明。可是,鐵道兵黨委和鐵道部黨組的請示報告畢竟還只是一個建議,尚未得到國務院、中央軍委的批准,而且,青藏鐵路格拉段的勘測設計工作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因此,鐵道部於12月1日向鐵道兵、水電部、國家地質總局等部門發出了《請派人參加昆明至拉薩鐵路的考察組》的文件,並抄報給國家計委和國家建委。 ﹝11﹞ 滇藏鐵路考察組經過一個多月的勘測考察,於1978年春節前夕趕到拉薩,並於2月3日開始繪制滇藏鐵路縱面圖、平面圖、剖面圖,分幾個組撰寫選線報告。成都軍區和四川省委基於四川歷史上就是援藏的依托和大后方,援藏物資幾十年間都是從這裡進去的,西藏軍區又隸屬成都戰區,從來鐵路都是以戰區分局,認為進藏鐵路改走昆明,舍近而求遠,就商請鐵道部,請鐵二院接著考察川藏線方案。這樣,在拉薩的鐵二院滇藏鐵路考察組又出發考察了川藏線方案,並撰寫了考察報告。考察組中的兩名負責人返回北京向鐵道兵黨委匯報了滇藏線、川藏線的情況,並表示了更傾向於走滇藏線的意見。4月14日,鐵道兵政委呂正操又帶隊親赴成都聽取鐵二院對滇藏線和川藏線的匯報。 ﹝12﹞

  於是,就出現了青藏線、滇藏線、川藏線三種進藏鐵路方案並存的局面。為及時給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提供決策依據,經過幾個月的研究、論証,鐵道部部長段君毅和鐵道兵司令員陳再道、政委呂正操又於1978年7月3日聯名向國務院、中央軍委上報了《關於進藏鐵路的請示報告》。報告詳細介紹了青藏線、川藏線、滇藏線各自的利弊得失,以及昆明軍區、雲南省委、成都軍區、四川省委和西藏自治區黨委的意見,最后提出了傾向性的意見:先修建滇藏鐵路,青藏、川藏鐵路何時修,視國家財力、物力再定。7月5日,鄧小平在該報告上作了批示,進藏鐵路選滇藏線為好,青藏線應該放棄,建議國家計委專門審查,向中央作出報告,以便決策。當時的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人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谷牧等都先后圈閱同意。在接到鄧小平等領導同志的批示后,8月12日,鐵道部立刻電令鐵一院:青藏鐵路全面下馬,樁子打到什麼地方,就在什麼地方停下。至此,青藏鐵路又不得不第二次“下馬”,讓位於滇藏鐵路。 ﹝12﹞ 而此時,鐵一院勘查組已將定測樁打到藏北重鎮那曲附近,距拉薩不到400公裡;青藏鐵路上的第一座隧道———距格爾木市區60公裡的干溝隧道已經開工;西藏自治區也組建了青藏鐵路管理局,並開始請蘭州鐵道學院代培管理鐵路的干部,委托蘭州鐵路局代訓列車工作人員。 ﹝4﹞

  就在青藏鐵路(格拉段)正式下馬的第二天———8月13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余秋裡主持召開了滇藏鐵路的審定會議,中國科學院、地質總局、雲南省、西藏自治區、四川省、交通部、鐵道部、鐵道兵的領導同志都到會發言。大家對走滇藏線並無異議,但是中科院和地質總局卻提出了另外的憂慮:滇藏鐵路要橫穿橫斷山脈,這是世界上最年輕的一個造山板塊,而且處在北緯38度的神秘線上,假若遇上了當年川藏公路的冰川地段,后果將不堪設想。這種憂慮引起了余秋裡的重視和思考,他知道若搞不清地質情況倉促上馬,后患無窮,於是斬釘截鐵地說,進藏鐵路決定走滇藏線的方案不要再爭論了,但是搞不清地質情況之前,絕不可以輕易上馬。這是科學,不尊重科學,就會碰得一個頭破血流。至於滇藏鐵路何時上馬,要視國家的實力而定。 ﹝12﹞ 此后,鐵道部、國家建委、中國科學院等單位又組織力量對滇藏鐵路進行了詳細的、全方位的實地勘查,並寫出了研究報告,但由於財力、技術等方面的困難,滇藏鐵路的建設最終也還是被擱置下來了。

  1979∼1984年,青藏鐵路一期工程完工、二期工程醞釀和中斷

  經過數萬名鐵道兵指戰員的頑強拼搏和艱苦努力,青藏鐵路一期工程西格段歷經20年,走過了“一下兩上”的不平凡歷程,終於在1979年9月15日勝利鋪軌到戈壁新城格爾木。青藏鐵路第一期工程鋪軌通車后,鐵道兵部隊廣大指戰員同西寧鐵路分局新線廣大職工並肩戰斗,密切配合,積極完成了鐵路設備的完善和收尾配套,於1984年5月1日,經國家驗收正式交付臨管運營。 ﹝13﹞

  可是,青藏鐵路二期工程的建設之路仍然不是一帆風順的。早在1981年12月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期間,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陰法唐就西藏的各項工作做專題發言時就涉及青藏鐵路的修建問題,胡耀邦、萬裡等中央領導同志都表示同意他關於修建青藏鐵路的看法和建議。1982年12月9日,陰法唐到北京參加會議,和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副書記的巴桑一起給胡耀邦、鄧小平、陳雲、葉劍英、李先念等中央領導同志寫報告,提出了加快修建青藏鐵路的建議與措施,並設想青藏鐵路可從南北兩路一齊動工,預計1990年或者稍后一些時間可以修通。這一建議得到胡耀邦等中央領導的贊許,不久中央將此報告批給了鐵道部部長陳璞如。 ﹝14﹞

  在此背景下,1982年12月24日,鐵道部向國務院、中共中央呈送了《關於修建進藏鐵路線路問題的報告》。該報告在回顧了青藏鐵路、滇藏鐵路的建設、勘察經過和現狀以后說:“由於滇藏線的情況還沒有完全搞清楚,尚需做大量工作。青藏線的前期工作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如何組織施工,也還需要作一系列調查研究。鑒於上述情況,我部准備以一年左右時間,對滇藏線的可行性和青藏線的施工組織,做進一步的調查研究后,再報請中央決定。” ﹝11﹞ 1984年3月,中央召開第二次西藏工作座談會,西藏自治區主要領導在會上又一次提出了青藏鐵路“上馬”的問題,指出隻有把鐵路修通,才能從根本上改變西藏交通運輸的落后狀況,請國家能夠盡早安排。但是,由於當時國務院主要領導剛從歐洲出訪回來,提出了“修鐵路不如修公路,不如搞航空”的意見,因此,1984∼1993年十年間青藏鐵路的修建工作再度被擱置。

  
【1】 【2】 

 
(責任編輯:權娟)


我要發表留言
      留言須知

·精彩推薦
點擊下載:第9期學習文選點擊下載:第9期學習文選   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

  48小時新聞排行  
1.李成玉:從省長到“主任”
2.公安部原黨組副書記於桑同志逝世
3.從毛澤東提出“死緩”刑名說起
4.浙江紹興市副市長謝衛星涉嫌巨額受賄被逮捕
5.總書記考察河南農村為“三中全會”定調
6.【黨政視點】毛澤東兩次為老師祝壽 老一輩革命家…
7.【理論周刊】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成果及其走勢
8.不能忽視股市對經濟的反作用
9.【黨政視點】幾年來總書記、總理的教師節足跡
10.揭開方志敏獄中文稿傳送之謎

·圖片新聞
胡錦濤觀看中英男子輪椅籃球賽 為雙方選手喝彩
胡錦濤觀看中英男子輪椅籃球賽 為雙方選手喝彩
  溫家寶4次來到四川災區:走在希望的四川大地上
溫家寶4次來到四川災區:走在希望的四川大地上
 

  48小時評論排行  
政府機構精簡人員,為何是“獎”不是“罰”?
網上調查:政府機構精簡,靠“獎”還是“罰”?
【黨政視點】毛澤東兩次為老師祝壽老一輩革命家關…
西安市出台“救市”舉措的“四宗罪”
【黨政視點】網絡反腐變身"正規軍" 如何避免"…
由俞正聲鞠躬致敬想到毛澤東尊師重教
省長緣何呼吁領導調研“陪風”當剎?
“讓我們一起用掌聲向老師表示敬意”
【黨政視點】幾年來總書記、總理的教師節足跡
期待中國股市的投資價值才能真正來臨

論壇·博客·網友
毛澤東貼身衛士周福明談“我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
毛澤東貼身衛士周福明談“我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
  北京大學王東教授談“2008,‘磨礪’中振興民族精神”
北京大學王東教授談“2008,‘磨礪’中振興民族精神”
 
·我們為何對官員的“干淨”格外關注? 
·總書記的“三個堅定不移”和農民的“三個希望” 
·將“為人民服務”異化成“為老板服務”點中誰的穴?
·從農民工代表胡小燕“我不是救世主”想到的!
·反腐敗,“黨外”也不“例外”感言
·不必過分解讀財政鄉鎮“精簡獎”

·史海回眸
《賀自珍的風雨人生》
《賀自珍的風雨人生》
  獨家首發華國鋒老照片
獨家首發華國鋒老照片
 
·鄧小平和特區的故事
·陳毅與肖菊英愛情珍聞
·王震:“首長的尿也是臊的嘛”!
·中共一大代表的學歷與職稱
·陳雲在重要歷史關頭的哲學思維
·毛澤東的“三怕”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