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特別關注

特別關注:“網絡自拍”解讀
--《中國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分析報告(2005)》(三)
  2006年03月03日09:57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編者2005年,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文化現象與熱點問題監測研究”課題組繼續對一些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進行了梳理和分析。形成了《中國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分析報告(2005)》。報告共分析了8種青少年流行文化現象,如“韓劇”熱與中國青少年的成長、“網絡同居”熱背后的心理學分析、“網絡自拍”解讀、NONO族:讓簡約成為時尚、網絡moder群體透視、LANparty現象:玩的就是心跳、青少年“街球”時尚:我為球狂、Cosplay活動的文化性與商業性探析等。這些報告通過人民網理論頻道首發,今天推出的為第三部分:“網絡自拍”解讀     

鏈接:“韓劇”熱與中國青少年的成長

   “網絡同居”熱背后的心理學分析

“網絡自拍”的起源及表現

  “自拍”這個詞早在1984年便已出現,英文學名為Self-timer,當時只是指照相機的一種功能,即自行設定拍照時間。這個功能主要是給用戶在單獨使用相機,又想拍攝自己影像時使用的。但隨著上世紀90年代網絡技術的蓬勃發展,自拍遭遇了網絡,於是“網絡自拍”作為一個新興事物誕生了。

  早期的“網絡自拍”是指網友利用相機自拍功能將自己的照片拍下,再上傳到互聯網上,簡言之就是“網絡”加“自拍功能”。但那時網絡自拍並沒有流行開來,其原因首先是由於技術限制:數碼設備價格昂貴、網絡傳輸速度低、沒有足夠的上傳空間。其次,因為當時網絡還是新生事物,人們在心理上還對其存在陌生感、恐懼感,且由於傳統文化的因素的作用,網友不願意將自己的照片發布在網絡上。

  伴隨著中國互聯網走入蓬勃發展的階段,“網絡自拍”也開始一發不可收,但凡知名網站無不推出網絡自拍欄目吸引眼球。2003年,天涯社區的“網絡自拍”欄目“天涯真我”開張,至今僅僅2年,帖子數量已逾50萬,貓扑的“貼吧”、西祠胡同的“胡同口”第一帖、QQ的網絡相冊,每天也都有驚人的點擊率。“芙蓉姐姐”的出現無疑又為本已在升溫的“網絡自拍”添了一把火,幾乎每個網民都知道了“網絡自拍”的存在。

  “網絡自拍”的流行與相應的技術因素、心理因素是分不開的。隨著科技的進步,廉價普及的數碼產品使人們有機會進行自拍,一個百萬像素的攝像頭僅需幾十元,寬帶網絡,上G的網絡存儲空間都為“網絡自拍”提供了便利。在心理方面,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年輕人對網絡技術比較熟悉,思想開放,易於尋找、接受、傳播新事物,不喜歡傳統的束縛,“網絡自拍”自然而然地成為他們嘗試的對象。此時“網絡自拍”這個詞已經泛化了,“網絡自拍”已不再等於傳統意義上的“網絡”加“自拍功能”,而是“網絡”加“拍自己”。不論拍攝者是誰,隻要拍攝的是“自己”,且照片傳播到網絡上就算“網絡自拍”。

  從形式來分,“網絡自拍”照片大體分為三種:攝像頭照片、生活照片和專業照片。攝像頭照片主要是電腦攝像頭照片,手機攝像頭照片,這類照片易於拍攝傳輸,並且很容易用燈光做出簡單的攝影效果,所以深受自拍男女的青睞,成為“網絡自拍”的重要組成部分﹔生活照片則是“網絡自拍”的中堅力量,也是網民們的最愛,它具有真實度高、視覺符號量大、情景性強的特點,很多網民喜歡在“網絡自拍”照后附上自己的人生感言,心情故事或者干脆將照片貼入bolg,成為自己的生活日記﹔專業照片可謂“網絡自拍”的新貴,請一個專業攝影朋友或者去專業影樓,用高檔相機和復雜的后期制作創造出“網絡自拍”中最唯美的照片。它並不一定是傳統涂脂抹粉的藝術照,也許隨意的抓拍就能扑捉到網友的明星氣質,甚至可以跟時尚雜志的封面人物媲美,但因為它價格較昂貴,所以隻局限於白領和喜歡嘗試的網友中間。 

“網絡自拍”拍的是誰的身體

  不管是完整的,局部的,還是清晰的,模糊的,網絡自拍拍的都是身體,具體來說是平面化,網絡化的身體符號。“網絡自拍”的興起可以說是中國身體文化達到的一個高峰。身體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一直是刻意回避的話題,但伴隨著中國文化融入全球的進程,文化禁區都被各個擊破,身體似乎獲得了空前解放,成為當代文化的一個重要的符號。人們剛對世紀末的“選美”、“身體寫作”習以為常,又要開始經歷世紀初“網絡自拍”的耳目一新。

  1.女性的身體

  一個有意思的情況是,網絡上貼出自拍的往往是女性,筆者在幾個知名網站隨機抽取一些“網絡自拍”樣本,發現女性“網絡自拍”的比例遠遠高於男性,最低的有7:1,最高甚至達到40:1,這跟我國網民中男性佔大多數的格局形成強烈反差。可以說女性已經成為“網絡自拍”的主角。

  幾千年來中國女性一直羞於在公眾面前展示自己的身體,因為在父權文化中,作為主體的對象化客體,女性的身體價值對男人而言,只是財產和性的對象。具體而言,女性的身體價值一是“使用價值”,一是“性愛價值”。前者的文化導向為“賢妻良母”,要禁止女性展現身體,將她們束縛於家庭,成為財產和人口增殖的工具﹔后者的文化導向是“美人尤物”,把女性的身體變成男性的玩物。身體的權力牢牢地把持在男性手中。

  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中國女性身體獲得了第一種文化意義上的解放,電視熒屏中出現的女性裸露的身體,現實生活中穿“清涼服裝”的女性身體無不昭示著身體意識的覺醒。在網絡泛濫的2005年,走進大小BBS都能看到“晒晒自己的自拍”的標題,年輕女性開始有意識地展現自己的身體,打破傳統父權社會對身體的控制。“網絡自拍”為女性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讓她們按照自己的願望展示自己的形象,審視軀體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美,女性帶著對自己的軀體的特殊敏感和熱情,通過視覺形象撩開了神秘的、感性的女性身體世界。

  2.男性的身體

  另一個有意思的情況是,最堅定的女性“網絡自拍”觀眾並非女性自身,而是作為父權文化統治者的男性。從天涯虛擬社區的“天涯真我”這個“網絡自拍”欄目中選取10例點擊人數超過1萬的帖子,分析發現回帖者以男性為主,回帖內容主要是對女性身體的評價,如長相、膚色、身高、體型。有理由認為在網絡自拍行為中女性並未完全地解放自己的身體,她們雖然打破了男權社會禁止女性展現身體美的桎梏,卻更深地墮入了男性對女性身體預設的“性愛價值”陷阱中。

  在“網絡自拍”文化中,作為身體主要審視者的男性網友,關注的不是女性所展示的“身體”,而是身體的“性愛價值”。“網絡自拍”的女性對身體的態度,既是現代女權主義的,又是歷史傳統的男性主流文化的。歷史中女性身體不斷地被男性塑造,由此導致女性對身體的集體無意識,主動以自己的身體去迎合男性目光並努力達到男性的審美標准和要求。因此可以說在“網絡自拍”中是男性規定了女性的身體,男性通過符號權力在網絡中重構了他們在生活中的權力關系。舉例來說,“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女性在網絡中往往容易得到男性網友的特別垂青,她們所發的自拍帖子無論是單純的身體展示,還是附上文字說明都會被眾多“粉絲”追捧,表面上看的確是女性俘獲了男性,實則不然。而那些“長相平庸,身材一般”的女性往往得不到關注,或者得到的是負面的關注。與其說“網絡自拍”的女性主動的俘獲了男性,不如說這些女性主動迎合了男性,從這個意義上說,男性已經用自己的跟貼和點擊設定了游戲的潛規則:在“網絡自拍”中女性的身體不再是自己的,而是男性所有的!

  3.社會的身體

  正如社會學家道格拉斯(Marry Douglas)所認為的,人的身體具有兩重性,一方面是“生理的身體”,另一方面是“社會的身體”。人作為社會存在物,已演化出模仿、改變自己身體的本能,通過這種手段,人類可以改變自己的人際關系乃至社會地位。一個人身體的演化過程就是由“自然身體”的此岸到達“社會身體”的彼岸。馬克思說過:“人則懂得按照任何物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 並且隨時隨地都能用內在固有的尺度來衡量對象﹔所以,人也按照美的規律來塑造物體。”(馬克思:《1844 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51頁)伊格爾頓也曾指出:“美學是作為有關身體的話語而誕生的”(特裡·伊格爾頓:《美學意識形態》,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第1頁)。身體作為自我意識的對象,也是受到“美”的規律的塑造的。然而“美”並非本體論意義上的東西,康德的先驗共同的美是不存在的,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歷史階段,不同的階層有著不同的美的標准,隻不過強勢群體將自己的美的觀念普遍化自然化,形成一種主導的美的觀念而已。“清純”、“秀麗”、“苗條”、“性感”等身體美的男性評價標准已然成為網絡自拍的共同評價標准。

  網絡作為虛擬空間,是純粹的符號場所,這樣的場所中,身體作為視覺符號、文化符號獲得了比現實生活中更直接更強大的影響力量。“網絡自拍”與現實生活中的美的標准演繹著二重奏,在互聯網中塑造了一系列“社會的身體”的理想范式,方便的發布傳輸接受平台,易於拷貝粘貼的信息內容,一張作為范式的“網絡自拍”能波及到的人群無法估量,在視覺形象的反復刺激之下,在這種男性需求決定的女性身體形象成為了網友“生理的身體”的懸視目標。

  瞪大眼睛,長睫毛,燈光,45度仰角拍攝,后期PS制作等自拍技術已經制造出了太多千人一面的美女。 伴隨著消費文化的愈演愈烈,“瘦身” 、“化妝品” 、“服飾”、“紋身”、“飾品”……都在悄悄進入“網絡自拍”的話語,“文化工業的每一個運動,都不可避免地把人們再現為整個社會所需要塑造出來的那種樣子。”(霍克海默·阿多諾:《啟蒙辯証法》,重慶出版社,1990年版,第118頁)

“網絡自拍”與自我認証

  自我是從他人對自己的期待與評價過程中發展起來的,從人們對自己的感情與評價中發展成為自我意識,自我的驅動力是永遠不能夠饜足的欲望,一種從他者那裡獲取認同的欲望。現實生活中,自我是自己對自己的評價,而本質是社會或他人對自己的評價。現實的社會關系決定了自我的存在狀態,也決定了自我發展的可能性。

  現代社會倡導的是個性的張揚,尤其是自我意識正在成型的青少年,他們不再願意藏匿於人群中,都希望彰顯自身﹔且隨著消費社會、文化工業將越來越多的視覺形象、越來越多的商品符號傳遞給大眾,人們自然開始關注自身:自己作為一種文化符碼是否符合消費社會的符碼規則。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囿於自己的特定身份,請別人評價自己是有悖身份的事情,另外,現實生活中受到褒揚的往往是出眾的人,一般人較難得到關注,這就造成一種心理上的失落與不安,在這種心理的驅使下,人們將這種需要投射到了網絡上。在網絡中,人們脫離了現實生活的桎梏,可以毫無顧忌地盡情展示自己,獲取他人的關注與評價,所以在“網絡自拍”中常常出現“我的照片求鑒定”、“初次發照片,不要砸”等標題,而網友們的評價往往是十分直接的,沒有現實生活中的修飾,因而這種主動獲取的評價往往對網絡自拍者的自我意識形成有著更顯著的作用。

  這種自我認証方式是否能形成青少年正確良好的自我意識,有待商榷。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