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理論>>媒體視角

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現代中國學術體制之創建
左玉河
  2005年04月27日14:55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近代以來,中國社會面臨著重大轉型。與此相適應,中國學術文化也發生重大轉軌,即從傳統學術形態向近代意義上的學術形態轉型。這種學術轉型,既是近代中國文化轉型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其重要標志。故研究近代中國文化轉型,便不能回避學術轉型問題。中國傳統學術有其固有的形態,有其獨特的運行機制,並產生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但近代以來,隨著與中國傳統學術性質相異的西方學術文化的輸入與移植,中國傳統學術面臨著嚴峻挑戰,不得不發生轉軌問題。

  一、重視研究學術史的制度層面

  學術的發展演變,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思想層面的演變,二是制度層面的發展。具體到學術轉型,則不僅體現在學術思想本身的轉型,而且體現在學術思想賴以產生和發展的學術制度的轉型。中國學術史研究,主要集中於思想史層面。從黃宗羲的《明儒學案》到梁啟超的《清代學術概論》,從錢穆的《中國近三百年學術思想史》到王伯祥的《中國學術演變史》、楊東?的《中國學術史講話》等著作,均關注於學術演進的思想層面,著重討論中國學術思想演變的歷程,對學術家進行精細的個案研究﹔而對學術思想賴以產生、發展及演變的學術制度,諸如學術研究的群體特征、研究對象、學術機構、學術機制、學術評估與交流、學術環境和條件等,並沒有給予應有關注。一部中國學術史,是學術思想演進史,而非學術體制與制度史,勾畫出來的是單個學者的學術生涯及學術觀點的抽象概括,是一個個學術山頭和思想山峰,及由這些山峰組成的學術流派,而看不到學術思想演進的制度性框架——支撐這些學術思想的體制、骨架和結構。

  這種現象不能不令人發問:是中國傳統學術本身沒有體制和制度性的規范呢?還是人們無意間遺忘了這些體制及制度?

  二、重點考察近代中國學術體制的轉型

  中國傳統學術有沒有體制性的規范,即中國傳統學術是否體制化學術,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對此暫且存疑。但近代以來的學術研究,是體制化或制度化學術研究,應當是沒有疑問的。近代以來這種體制化的學術是怎樣來的?近代中國的學術體制是如何建立起來的?這無疑是值得研究的問題。故此,筆者認為,研究近代學術轉型問題,除了研究學術思想自身的演變轉型外,不能不對學術制度和學術體制的轉型作重點考察,即應該重點考察學術研究的主體、客體、理念、方法、機制、機構、評估、影響等方面的變化,而不僅僅是學術思想本身的變化。筆者的問題意識是:什麼人,在什麼地方,抱著什麼目的(動機、理念),用什麼方法,研究怎樣的問題﹔研究成果通過什麼渠道進行交流,對人們產生著什麼樣的影響,人們如何評述和爭論它。

  任何一個時代的學者在進行學術研究時,總是無法超越自己的時代和條件限制,更無法超越特定的思維模式、思想框架、語言文字限制,及制度化的規范。其中,制度化的規范——就是所謂學術體制。故近代中國學術轉型研究,將重點集中於學術制度層面,不失為一種新的視角,也是一種新的嘗試。正是因為研究的視點不是集中於學術思想的演變上,故所要考察的問題,是屬於制度層面的東西:學術研究的主體轉變,研究對象的擴展,學術研究共同體的形成,學術中心的轉變及學術機構的建立,以及新的學術交流、學術評議、學術獎懲機制的建立等問題。而這些問題,恰恰是目前學術史研究中相對薄弱的環節。

  三、現代中國學術體制形成的契機及特征

  既然將關注點放在中國傳統學術機制向近代學術體制的轉變上,那麼實際上已經預設了一種理論框架:有一個中國傳統的學術運行機制或學術體制,還有一個近代學術運行體制或學術體制。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兩套學術機制(或體制、制度)的預設,便產生了所要討論的問題:中國傳統的學術運行機制或體制是什麼?中國近代學術體制是什麼?其特點是什麼?傳統學術體制是如何瓦解的?近代意義上的學術體制是如何建立起來的?其建立起來的標志是什麼?

  近代中國學術體制的轉型,就是學術體制在近代中國的重建問題。所謂“重建”,是指舊的傳統學術體制解體了,必須參照近代西方模式建構新的學術體制。故舊的傳統學術體制解體的過程,也就是新的近代學術體制建立的過程,舊體制的解體與新體制的建立,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促進近代中國學術體制轉型的內在動因,是持續高漲的經世思潮及經世學風。傳統學術體制解體及向新學術體制轉軌的重大契機,是清季的廢科舉和興學堂。廢科舉、興學堂,既是舊體制解體的標志,也是新體制創建的開端。從此時起,近代新的學術體制加快建設的速度,近代中國的學術研究日益納入到新的現代體制中。體制化學術與學術體制化,成為現代中國學術的顯著特征。

  清晰地描述中國舊學術體制向現代學術體制的轉變歷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甲午戰后到20世紀30年代,是中國社會發生劇烈變化的“轉型時期”,中國學術體制如同社會制度的諸方面一樣,發生了重大轉變。經過近50年的演化,舊的傳統學術體制逐漸完成了向近代學術體制的轉變,中國現代學術體制在20世紀30年代確立起來。

  四、現代學術體制的主要表現

  20世紀30年代新建立起來的現代學術體制,是以大學和研究機構為中心,包括學術團體、學術期刊、現代出版業、圖書館、基金會、各種評議會等在內的一套較完整的制度。其主要體現在八個方面。

  一是學術研究的主體,從傳統士紳,轉向新的知識階層,從傳統的所謂讀書人,轉為近代所謂知識人﹔從官學一體化的士人,轉向官學兩分的職業學者,學術研究者日益職業化。

  二是學術研究共同體的形成,從傳統的“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為宗旨的詩會文社,轉為探求專門知識的新式社團(學會),為學術交流和發展提供了發展平台。

  三是學術研究的中心,從傳統的各種書院和各級官學,轉為追求學術獨立和學術自由的新式大學體制,根據西方近代理念建立起來的大學,日益成為現代學術研究的中心和基地。

  四是中央研究院及其他各種專業性的學術研究機構的建立,並日益成為學術研究的重鎮,學術研究逐漸走向職業化和制度化。

  五是隨著新式傳播媒介的傳入和發展,學術報刊的創立並趨於發達,為學術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學術交流機會﹔隨著近代印刷和出版技術的更新和發達,現代出版制度的建立,為學術成果迅速公布提供了保障,學術成果交流日益便捷化。

  六是隨著傳統藏書樓逐漸轉化為近代圖書館,現代圖書館制度逐漸建立並日趨完善,為學術研究提供了資料、信息和服務性保障。

  七是隨著近代西方各種學術資助機制的引入,資助教育文化及學術研究的各種基金會逐步建立,形成了獨立於政府之外的學術資助體制,為現代學術研究提供了必要的經濟保障。

  八是隨著大學評議會、中央研究院評議會及各種學術委員會的設立,逐漸形成一套學術成果評估機制和優秀成果獎勵制度,促進了學術研究的專業化。

  現代學術是一種體制化的學術,現代學術研究是一種體制化的研究,體制化和制度化有利地保証了學術研究的正常運轉,促進了學術研究的迅猛發展。但體制化是一柄雙刃劍,既能促進學術的發展,也會束縛學術的進步。學術研究所必需的學術自由,容易為體制化所約束﹔學術研究所必需的學術獨立,也易受到體制中行政關系的干擾。故學術體制的完善與學術自由精神的培育,學術研究主體與學術管理者關系的協調,是近代以來困擾中國學人的重要問題。完善與變革中國現代學術體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


(責任編輯:字秀春)
相關專題
· 學界風貌
精彩推薦: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25年冒死拍攝火山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豬販拉豬險象環生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四川涼山發生泥石流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吊車斗車砸進教室



熱點新聞榜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