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詩鵬:現時代的歷史虛無主義及其成因
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   鄒詩鵬 
2010年12月26日17:33  

  近年來,歷史虛無主義在全球范圍內蔓延,在今日中國的文學藝術、學術研究乃至整個社會生活和精神文化領域都有表現,並且隨著商業及大眾消費文化的興起,大有愈演愈烈之勢。其具體表現是,不承認歷史及文化傳統的繼承性與連續性,把傳統文明向現代文明的過渡看成是徹底的斷裂,否定歷史發展的內在邏輯,漠視人文精神傳統的內在傳承及其教化意義。歷史虛無主義不僅否定歷史傳統,也否定自身的當代史及其現代化傳統,或者用現代化史觀代替革命史觀,否定中國革命,否定歷史唯物主義,否定現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傳統。與此相反,歷史虛無主義完全認同物化邏輯,並以追逐商業利益為本,迎合種種后現代時尚及大眾文化趣味,進而表現為種種消極、頹廢以及享樂主義的精神生活方式與文化形式。因此,其種種成因值得我們反思並深入分析。

  首先,歷史虛無主義是西方文化傳統之現代流變的產物。從大的背景來看,它是19世紀以來流行於整個西方世界的“世紀病”的症結。它在近代的興起與啟蒙運動有一定關聯,廢黜了上帝之后,工業化以及資本主義時代隨之而來,加劇了歷史與時代之間的斷裂。當實証主義展開一種線性化的歷史進步意識並以斷裂的觀念看待古今問題時,就開始形成歷史虛無主義,前所未有的世俗化運動則為歷史虛無主義的興起提供了直接的社會背景。

  自近代興起開始,歷史虛無主義就受到哲學人類學、歷史主義以及現代人文主義思潮的批判。但是,這些思潮的演進反過來又受到了虛無主義的侵蝕,表明這一時代精神受到了虛無主義的強力宰制。比如,在德國古典哲學傳統中形成的思辨的歷史哲學,在吸納了實証主義歷史觀的同時,生成了一種關於歷史進步的總體性,以此對抗歷史虛無主義。但是,受現代科學主義以及實証主義的影響,思辨的歷史哲學轉向了批判的歷史哲學,而后者則放棄並拒絕承認歷史的總體性,並在歷史方法論的追求中,接受了歷史懷疑論與不可知論,最終滑向了歷史虛無主義,現代精神文化的歷史相對主義的盛行直接支撐了歷史虛無主義。即使是以遏止虛無主義為己任的現代哲學解釋學傳統,在演進過程中反過來也受到歷史虛無主義的負面影響。

  其次,資本主義的物化邏輯不斷加劇了歷史虛無主義。歷史虛無主義不只是觀念自身的運動,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它受到了資本主義制度的掌控。資本主義特別是在其激進的早期階段,持某種單一的歷史進步觀,把現代與歷史斷裂開來,這使得對歷史的虛無成為可能。資本主義制度則把人與人的關系還原為物與物的關系,並通過工商業固定下來,進而通過合理化的方式將作為現代性產業的工商業與作為傳統產業的農業之間斷裂開來,由此確定現代與傳統的斷裂關系。資本主義的物化邏輯,把人拋入各種機械性以及科層化的現代組織體系中,拋入物欲化以及享樂主義的生活方式中,進而在存在方式上割斷了現代人與歷史傳統的聯系,切斷了傳統對現代的規制與約束,從而加劇了現代人的虛無與荒誕感。

  資本主義在后來的演進過程中融入了保守主義,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種對抗歷史虛無主義的政治與文化機制。不過,這僅對既定的資本主義體系有約束力。而在全球資本主義化的過程中,那些追隨資本主義的國家與民族,其現代化的歷程無一例外地都會受制於資本主義的物化邏輯,不僅受到歷史虛無主義的侵蝕,還會進一步擴散並且衍生出新的形式,如本質上是喪失文化傳統的殖民性或后殖民性的歷史虛無主義。事實上,資本主義所固有的物化邏輯,借勢於全球性的消費社會以及大眾文化的盛行,越來越廣泛地彌漫開來,從而形成影響整個人類的虛無主義歷史觀。

  最后,現時代中國的歷史虛無主義思潮的背景及情形更為復雜。中國文化其實是很難形成虛無主義傳統的,“虛”、“無”本是中國哲學中核心的存在概念,但它們都和境界與涵養有關,並且都屬肯定性的人生價值,因而與西方虛無主義迥異。從社會思潮方面看,中國歷史上劇烈的社會斷裂是有可能導致歷史虛無主義的,但源遠流長的崇古與復古傳統,在很大程度上又遏止了歷史虛無主義。在這個意義上,虛無主義顯然不是中國文化的常態,歷史虛無主義在中國文化傳統中更沒有土壤。

  但中國在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卻空前地遭遇到歷史虛無主義。其一,在一段時期內,認為現代化的基本框架就是西方化,用西方性否定中國本土性,必然導致歷史虛無主義,而當代西方文化的歷史虛無主義趨向同樣也侵入了近現代中國文化。其二,受西方化模式的影響,馬克思主義在本土化過程中也存在著否定中國歷史和文化傳統的傾向與征候,從五四運動的“打倒孔家店”,到“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與批孔運動,都與歷史虛無主義有關。其三,對於現代中國而言,用西方資源或是某種改頭換面的傳統資源對已經成為歷史傳統的馬克思主義及唯物史觀的否定,同樣導致了歷史虛無主義。

  歷史虛無主義在中國的全面呈現則是在20世紀90年代以后。大氣候的影響特別是蘇東劇變,加之中國社會從以政治為導向的社會向以經濟為導向的社會的急驟轉變,不僅弱化了傳統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價值,也一度否棄了自身的傳統文化價值的現代意義,同時也否棄了包括西方精神文化在內的整個人類精神文化價值。這一時期有關理想式微、價值坍塌、道德滑坡、人文精神危機的評論以及“告別革命論”的出籠,都在不同層面表明歷史虛無主義的全面泛起。現時代西方社會推行並帶來全球效應的新自由主義,也助長了當代中國的歷史虛無主義傾向。

  總體看來,正在當代西方盛行的歷史虛無主義,對當代中國文化產生的負面影響也越來越大。在世紀之交的所謂千禧年轉折,這場本來可能全面激起歷史意識復興的歷史轉折,對於西方社會而言,在濃厚的后現代消費主義氛圍中,不過就是一個空洞的能指符號。而同一時刻的中國文化,則在未能充分質疑此一轉折的西方本質的同時,就已經滑入了這一“節日”在現時代所特有的享樂主義氛圍。新世紀以來,資本主義全球化進程持續加劇,新自由主義繼續推行,與此同時,新帝國主義以及新保守主義興起,這意味著后發展國家與民族受到了歷史虛無主義更大程度的侵蝕。這同時也要求后發展國家及民族尤其是中國,在其現代社會轉型過程中,把握自身文化傳統面向現時代的創造性轉換,深入理解和闡述唯物史觀,實現自身文化傳統的哲學自覺與價值重建,並在促進人類未來的全面發展與持續進步中,承擔應有的文化使命。

  (摘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報》2009年6月2日)

(責編:秦華)
我要發表留言
署名:        驗証碼:
          留言須知
特別推薦

《馬恩全集》及《列寧全集》
 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大型資料數據庫《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寧全集》60卷《馬恩全集》及《列寧全集》
 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大型資料數據庫《馬克思恩格斯全集》50卷和《列寧全集》60卷

第七屆全國馬克思主義論壇
 中央編譯局與湖北省委宣傳部主辦 主題為全球金融危機背景下的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第七屆全國馬克思主義論壇
 中央編譯局與湖北省委宣傳部主辦 主題為全球金融危機背景下的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

勞動價值幾個概念的新釋
 勞動,做為人類認識和改造客觀物質世界諸活動的總稱,是社會歷史的產物,產生和發展於人類社會的各個歷史階段。勞動價值幾個概念的新釋
 勞動,做為人類認識和改造客觀物質世界諸活動的總稱,是社會歷史的產物,產生和發展於人類社會的各個歷史階段。